求子记2

胡思乱想之间,车停在宾馆门口。门外是一条破烂的马路,推门进去却是北美四星宾馆常见的设计布置。后来连住了两三家酒店,发现这种奇特的气质在当地颇为普遍。门外是“晋太元中”,门内是“不知有汉”,颇为魔幻荒诞。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我们的家庭生活也是这样。关起门是两个人的安稳生活,门外却充满各种潜在的变数和危机。孩子问题正式提上日程,是在去年年底。其时我们结婚已有三年,我妈妈仍然不能接受现实,隔三差五还会在微信上给我留言,沉重地叹息,抱怨自己的命苦。b同学那边,甚至还没有向父母出柜。b爸b妈一直以为他是因为出国读书工作才和“老婆”跨国短暂分离,压根不知道那场形婚只是同志和拉拉为了两边家长的逢场作戏。中美之间相隔14000公里和十几个小时的时差。这巨大的时空距离,是父母们无法穿过的桃花林,也让我们偷来了三年的闲散时光。和父母异地而居的成年同志,大约对此都深有感触。

这三年,我们一起工作生活旅行美食养鱼养猫看电影打游戏,平稳过渡到了老夫老夫的模式。日趋平淡的生活,让我们有足够的动机进入到下一段的生活模式中。然而更重要的是,三年的朝夕相处,让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去应对变化所带来的种种考验。

要生孩子,第一步是和父母沟通。b同学于是向父母出柜,经历了一场波澜以后,b爸b妈也算是勉强接受了。这是另外一个故事,这里不展开。不过看来形婚过的同志再出柜,似乎都比未形婚过的同志要顺利。大约父母看到儿子曾经做过的努力,死心的比较快。加上形婚往往看着婚姻状况不佳,与其一直提心吊胆儿子日后离婚,不如真相来的踏实。再者盼孙辈多年,现在说要生小孩,也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我这边的父母问题相对简单。自从我出柜以来,我妈摇身一变,化作唐吉柯德,不断战斗,想夺回我人生的控制权。然而这场战斗中,我妈连连战败,接二连三的丢失立场。先是坚决不同意“儿子要和另一个男人一起生活”的选择(是的,她仍然以为性取向是一种选择)。后来听我说要结婚,她的阵地退到了“勉强默许你们生活在一起但是不要结婚因为你们是一时糊涂在资本主义国家学坏了”这一高地(妈呀,站在这样的道德高地上你老人家不冷嘛)。再后来木已成舟好几年,她虽然还抱着“过几年你们遇到合适的女孩还是各自回归传统家庭”的幻想和残念,然而做为一个现实的人,她已经悄然把底线换成了“你要有个孩子”。听说我要生小孩,她未必不把这视为自己多年努力劝说的战果。

我们未来的孩子们,当你们读到这里的时候,希望你们坚信:你们的爸爸们是因为爱才把你们带到这个世界。我们的私心,是和你们共同成长;借你们的眼睛,换一个角度去认识这个世界。老人们施加的压力,是现实,但不是我们做决定的根本原因或主要原因。甚至可以说,我们的朋友们带来的触动,比那些压力要重要的多。

13年夏天的一个星夜,在大峡谷,b同学的朋友和我们讲述女儿给她人生带来的改变。说女儿出生之前,父母在异地,渐渐变成了一个叫做“父母”的概念,虽然还有牵绊,毕竟渐行渐远。女儿的诞生给了她们三代团聚的契机,让她在朝夕相处之中找回了与父母的亲情,也在养育孩子的时候体会到了父母的苦心。15年,原单位的一个老朋友聊起自己的儿子,说他的诞生让自己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么自私的自己也能感受到那么无私的人类情感”。前几天,原实验室的一位老朋友,说起他女儿和妈妈姥姥一起去商场。姥姥去洗手间离开那会,妈妈骗她说姥姥不要我们了。四岁的她跟妈妈说:“妈妈你不要伤心。以后你做我妈妈,我也做你妈妈。我们互相照顾,永远不分开。”

你们的爸爸们也想体会这么美好的情感,所以计划了你们的诞生,虽然我们还有很多技术问题没有完全准备好,比如你们的身份,比如怎么处理三代同堂,比如你们未来的教育和成长环境……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