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婚

一、

这个夏天,远方和身边都起了一些变化。

有些是好的,比如我们的伴娘,一个在本月初已婚(她是在我们结婚那天订婚的),一个婚礼订在下个月。再比如我现在这个组里的小师妹,几天前在微信上频频发伤感的小女生的人生感悟。我以为她在和小男友闹不愉快,结果转天就领证了。她出国还不满一年,和本地小男友妥妥是闪婚。还有一个师弟,和学霸女友从初中开始就一直一起做同学,马上也要在八月结束抗战领证结婚。

有些算是波折,比如以前实验室的智利小哥,忽然在facebook上宣布,和他丈夫已于半年前和平分手。说起来他们当年在温哥华的婚礼,对我的自我认知还有很大的影响。算算到现在还不到四年,不免有点唏嘘。

我跟某人提起这事,他不觉得奇怪,说一开始就觉得D和A不是一路人,一个太nerdy一个像混混。“是嘛?”我有点不安。这不安倒不是因为某人只和DA见过两面,就看出人的本性——虽说我跟他们social过一年多,只觉得A待人热情坦诚自来熟情商高,没看出来他的“混混”气质;但是咱这种整天跟瓶瓶罐罐打交道的,在辨色识人方面的能力,自然没法跟商海弄潮儿相提并论——我只是不安于两人关系,是不是还有一些有些自己还没意识到的配伍禁忌,一不小心就会让关系折戈沉沙?

当然这配伍禁忌,不是“金融男都物质,理科男没情趣”,更不是“天秤双鱼不到头,猪遇猿猴泪交流”;而是那种个性和境遇上的差异,被偶然因素触发,一发不可收拾。

二、

这个夏天,还见到了parents-in-law,住在一起一个多月。老爷子喜静,爱写写画画和小道保健消息;老太太喜闹,爱逛街购物和唱歌跳舞。因为性格迥异,所以有些事情凑在一起一对比还挺有趣的。比如在北京的时候,有次老太太命令老爷子下楼去便利店买东西,结果老爷子转了一圈愣是没找到便利店在哪,气得老太太不断损他:“你不会问人嘛?长了嘴不知道问嘛?”老爷子不乐意,也就是嘀咕两句坐在一边看电视生闷气。相比之下老太太可厉害啦。到这边以后,老太太到公寓楼下晨练,潇洒的身段引来一黑哥们围观搭话。老太太:hi, no English, please。然后黑哥们就改比划了,翘起大拇指,说good good,夸她身体好。老太太矜持地说Thank you。最后两人byebye。整个过程中老太太活学活用了她全部的词汇量。

我感觉我爸妈也属于这样的pattern,即“男的知书达理,女的风风火火”。这个性差异算大吧?可是风风雨雨这么些年他们不也过来了。可见两人关系,还真不好归类啥叫一路人。

出了问题往回看,总结个一二三四容易;出问题之前,谁知哪个路线上埋了地雷?这些细思恐极的潜在问题,有着无穷的可能性,没必要杞人忧天胡思乱想。当下能做的,就是心里留根弦,珍惜命运中出现的这些好的遭遇,不把它们的存在视为理所当然。

再多说就是车轱辘话了。婚后这两年,稀松平常,安定踏实,连偶尔吵架都是理直气壮的,觉得小摩擦都是情趣。真希望能一直这么理直气壮下去。

ps:据说一年的婚姻叫纸婚,两年的婚姻叫布婚。好奇去google了一下,原来都指的是结婚纪念日上的礼物,随便是桌布衣服还是床单抹布,只要是做的就行。好在前几天在ebay上给他订了一个门垫,算是完成任务了,耶!

1 comment to 布婚

  • 星星

    D和A的分手我也好震惊阿。是谁这么有远见说“一开始就觉得D和A不是一路人”? 我太佩服了。你的mother-in-law好厉害啊,和我外婆当年有的一比。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