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流水帐

月初

看到一条双虹,清晰到可以被手机捕捉。

还去Takashi见了一对基友帅哥,惊艳于这道菜。

新博后入职,可能之前给他帮了一点小忙,所以他比较客气,总希望找点话题聊一下。不过很快就发现三观差距还挺大的。比如他对七十年代末的理解就是“奸臣小屏乘着明君去世,欺蓝屏孤儿寡母,篡了权上位”。再比如他对国内的理解是,政府越不让你做什么,你越要去做什么,才能谋取最大的利益。开始听到这种观点有点激愤,后来想想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眼界想法上的局限,也就无所谓了。有空就应该去和有趣的人做有趣的事情,不用耗费在和无关的人磕碰三观上。只要不在我做事的时候吵我,他想什么,管他呢。好比现在在网上看到一些奇谈怪论(恐同也好民科也罢),鼻子哼一下就翻过去了,连回应都懒得回。那哼哈之间,感觉内心的愤青之瘀又化了一层,慢慢逼近中国外交发言人的境界。(不是有句笑话说中国外交的两个方针:关你屁事,关我屁事么?)

当然如果要在GRE作文中拿高分,以上段落里的论述需要以下三点平衡一下:1,只是说少和人有无谓之争,必要的权利还是要争取的。2,虽然自己不争,看到写得好的反驳檄文也会鼓掌的。3,朋友之间三观不一样,还是要吵的,床头吵床尾和嘛。否则表面上勉强维持一团和气,慢慢也就疏远了。

月中

月中去New World Stages看了欢快的avenue Q(我觉得可以翻译成“缺街”,“缺心眼一条街”的简称)。个人觉得这种透着嘲讽与自我嘲讽气质的音乐剧,比正剧好看;相比之下wicked就是“高中姐妹花爱上同一个帅哥的恩怨情仇”,有点盛名在外不过尔尔。

月末

月末某同学毕业了!两年的时间真是转瞬即逝,这种感觉还挺让人惶恐的。

月末看到美少女毕业了。在看过她的正面无码后,我不但没有对她的遭遇表示丝毫的同情,还积极推荐四处散播。这种不厚道很快就得到了老天的回应,于是马上自己就被马戏团戏弄了。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看马戏的时候需要喝个彩鼓个掌;我不知道观众也会被耍。小丑先挑了一黑大叔一白小伙和一辣妹,我还心说他觉悟真高政治正确。没想到下一秒聚光灯就打到自己头上。整个棚里就我们俩亚裔观众,不知他怎么瞅中的。好在白人小伙放不开,我没有在表演环节垫底。我为你争光了我的祖国!5月21日 10:47 来自四次元

月末还去longwood gardens逛了一天,对它的精致和安静颇感到意外。先上图感受一下先,

1405_we

在闹市里呆久了,习惯了车水马龙的市声,忽然置身一个人人慢步微笑礼让的地方,反差还挺大的。尤其与我们同行的,除了某人的前同事(A),还有他前同事的现同事(B),一文质彬彬和和气气的台湾姑娘。考虑到关系比较远,我们俩决定假装成A的两个好朋友算了。我们約定一爭吵很快要喊停,也說好沒有交情当彼此很透明;如此以来,透過這窗口,有人會猜我們是朋友,最普通的朋友,甚至不點頭。

想着反正也就一天,应该不太容易穿帮吧。但是这种假装,比歌里唱得难多了你造嘛。那天在花园,经常是B一个人风风火火冲到最前面,后面跟着带着小孩的A,以及隔着老远一起拍花草和互拍的我和某人。我们后来都觉得B应该看出我们关系的不一般了,但天真地以为,只要不挑明,B顶多也就是狐疑罢了。

但是生活是不会由着你天真的。哪怕再有十分钟,一个完美之行就可以画上的句号,老天也会在把句号捣鼓成省略号来给你惊喜。在一连绕错两个高速路口以后,身为司机的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你是怎么指路的!”某人被我吼过以后那叫一个生气,但是当着B的面又不能发作,只有消极怠工。倒是我吼过以后,情商高的A和B马上进入扑火模式,赶紧拿出各自的手机为我导航。最后我们在重复绕错两次以后,终于回到了目的地!只比预定时间多花半小时而已。

这次吼人的后果是我们俩回家以后又大吵一架,进入为时半天的冷战模式,后来还是得出了建设性的结论,那就是手机指路不靠谱,还是得买个GPS,必须的!

另外我们都觉得A就算再傻再天真也应该不会看不出猫腻吧。一天的伪装都这么难,过两天某人父母要过来住一两个月,这得小宇宙爆发成什么样才能修得神一般的演技。

最后,请看大屏幕,欣赏一下犹如神来之笔的高速路。已知师徒四人共在此地图上绕错四次。请听题:

在哪个路口,司机吼了导航员?

在哪个路口,导航员打算把手机砸在司机脑袋上?

15 comments to 五月流水帐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