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用这么文艺的标题,会被人翘着兰花指指指点点吧。但是这个标题还挺名至实归的,往下瞅就知道了。

(1)

先说上月27号,我俩去普林斯顿逛了一圈。本来10月初就想去,说是那边红枫叶不错,结果一拖拉就到了十月底。眼看再不去的话,说不定一阵狂风过去就啥也没有了,这才动身。

火车过去非常平顺,路上风景也好。秋天到底还是颜色最丰富的季节,跟搅了一锅各种红各种黄然后随地一泼似的,绚烂得刺眼。色彩的层次感一高,连着空气都显得特别透明通彻。普林斯顿火车站距离普大还有段距离,必须再坐学校的校车才能到校区,当然如果喜奔的话在秋风中瑟瑟地奔一小时也能到。

下车的地方走几步就看到Lockhart Hall,一排长廊加几个拱门,立刻就隔出了象牙塔的感觉,很精巧。如果不急着进去,可以沿着University PI往北走,右转上Nassau St,去找个小馆子吃饭,以及瞻仰人家的正门。

学校里面挺安静的,绿化非常好。草坪修剪的很整齐,树也伸展得很自在。找本书在草坪上躺着看应该还是挺爽的,如果没有被栗子壳扎到,或者被松鼠丢橡子砸脑袋的话。老建筑挺多,比如这个据说内在效果非常出色的音乐厅。这些房子看着个头都挺大,不过隔着更大的草坪,倒不显局促。


 

我们在里面走走停停晃来晃去,基本上是无头苍蝇的走法。晃了两个多小时晃到图书馆附近。门口这个喷泉雕塑很漂亮,仿佛从水中拔地而起,扶摇直上,颇有蜀山的灵气;而且古色古香的,和其他建筑挺搭。不过正对着的十二兽首就狰狞多了,跟灶台上祭神的猪头似的用铜签扎着摆了一排。这里就不贴了。

越过图书馆往东走,发现房子越来越新,估摸着这就是所谓的东部新区,好像是学生宿舍之类的,不是很有特色。就往南拐,结果走到一停车场和化工厂(?),更没啥看头,于是更显得腿酸脚软。这时候忽然在“化工厂”墙上看到一个路标,说此处右拐到火车站。我们还纳闷这么快就走回火车站了,还没怎么奔来着?

走过去一瞅是个小火车站,开区间小火车,专门送人往返大学和普林斯顿火车站的。这时候离开车还有两分钟,我们俩不由自主地就上了车,好坐下来歇歇脚。B同学还微弱地抗议了一下:“我们好像还没逛完啊,不会就这么直接走了吧?”但是一想到要回去走,人就像屁股黏在座位上站不起来。于是我们开开心心地回家了——这就是懒人版的说走就走的旅行。

(2)

其实懒人是不太适合出去旅行的,我就不说“上上周五下午B同学开着车在San Jose那个芝麻大的机场转悠了两个小时才找到机场载客点接我”的丑事了,反正我刚好用整个飞行时间+候车时间看完了严歌苓的《第九个寡妇》。单说上上周六早上,在San Carlos的宾馆,直到出发前一刻,我们才开始查旧金山渔人码头附近有啥停车场。这时候B同学悠悠地建议到:“不如我们就呆在宾馆里,用google的街景地图虚拟地旅游一下好了。其实还挺清楚的,你看连路牌都能看到,动动鼠标还能移步换景……”

高科技真是诱惑人类堕落的苹果,一旦接受了“躺在宾馆床上用google map旅游”这一设定,那么到2199年,人类说不定就会变成The matrix里面的电池。谁知道呢,不是有蝴蝶效应么?抱着拯救人类的使命,我们也不能躺在床上躺一天!于是在多躺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还是毅然决然地出发了。

虽然一开始就绕错了两次高速路口,我们还是磕磕碰碰地开到了Pier 39的停车场。停下来一看价表就傻眼了,居然要40刀一天,比网上查到的翻了一倍都不止。正犹豫要不要换个地方停,哗啦啦五分钟之内剩下三个车位也停满了。看着车位这么紧俏,我们迅速切换到羊群心态,互相安慰(真是运气好才占了个车位啊呵呵呵)+催促(赶紧买赶紧买,车位真是紧俏啊呵呵呵)。

Pier 39和渔人码头,hmmmm……怎么说呢?这里当然有海港小镇特有的帆船、生鲜、海风和蓝汪汪的大海。但还真是,五岳归来不看山,温哥华岛归来不看海港小镇。这里海水颜色没有那么丰富,海那边的山也没有那么漂亮。当然也许我们待在这里的时间还不够长,还没有领会到这里的妙处。

Pier 39是这样的。

温哥华岛除了可以那样,还可以这样

这样

以及这样。

晃了一会儿,吃了点海鲜,我们在海边租自行车的地方租了两辆自行车。本来打算随便吃点,然后沿着海岸线向西再向北,直接骑车过金门大桥,然后在三小时内回来还车。但是B同学提议去三藩唐人街吃点好的,于是我们向东再向南冲到了岭南小馆,吃到茶足饭饱,才又出发。(顺便说一句,这地方做得还挺地道,可惜排骨有点腻。)这么一折腾,再骑回海岸线就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我们只好自我安慰说还好租全天也不贵呵呵呵。

海岸线一路上全是上下坡,好在是变速自行车,大部分情况下都不用下来推着走。但是B同学逢坡必推,我觉得奇怪,每次都问他——“你变速档调对了吧?”“当然啦!”在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对话,以及骑过San Francisco Maritime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之后的那个大坡以后,B同学才悲催地发现他把变速调反了。

接着就是吭哧吭哧吭哧骑过一个湿地自然保护区和若干大坡小破引桥……终于在四点多骑上了金门大桥,其实感觉跟杨浦大桥差不多,所以也没觉得惊艳,倒是下桥冲坡的时候觉得挺爽的。然后有幸在Bridgeway上看到巨大的月亮渐渐从海山那边升起,并有幸赶上了Sausalito Ferry最后一班回三藩的轮渡。当然在船上黑灯瞎火地也不幸地错过了仰拍大桥的机会。

回到pier 39发现租车点已经撤了,需要去总部还车,于是吭哧吭哧吭哧骑到总部去。此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骑车了,花了一百刀骑了一天车,100%花钱买罪受。后来用google map大概算了下我们这天骑了不下20公里,当晚要不是太累肯定会腿疼的睡不着。

在渔人码头吃了点大排档海鲜,取车往三番的最后一个点进发——卡斯特罗街。看过电影Milk的大概都知道这个街在平权运动中的地位,所以不去总觉得不够完满。开到附近以后转了二十分钟,愣是找不到车位。方圆六七个街区的路边全都停满了,生意真是火爆。后来我们都已经打算放弃了,开始往回开,才意外找到了一个小车位。

街上基本上都是一对对的,还弥漫着大麻特有的气息。乞人也特别多,大约这个街上的消费者都比较有同理心,愿意慷慨解囊?还有一些特色商店和火爆的夜店。不过我们俩太累了,所以只在街上晃了一会儿就打道回府了。

然后第二天我们就回东海岸了!花七八个小时从东海岸飞到西海岸,待一个周末,然后再飞回来。说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算过分吧?

8 comments to 两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