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鱼记2

最后挑了三只看上去还比较活泼的。做为尾货,它们各有各的缺陷。朱红间白的那条,右边的鳃盖缺了一块,不用张开就能直接看到鳃丝。大红间白的那条,尾鳍被稍稍撕开了一条口子。黎色的那条,倒是没别的问题,不过模样太像鲫鱼了,脱掉尾鳍可以直接鱼目混珠——肢体健全,行动如常,可是长相太土,在以貌取鱼的现实世界里,这也算是一种缺陷吧。虽然有点遗憾,更多的却是兴奋。甚至拎着袋子回家的时候,我们都有点脚步轻快。

金鱼缸是几天前在Amazon买的,12升左右,带气泵和LED照明灯。说明书上说,装置搭好以后,气泵不断泵出来的小气泡会夹携缸中央的水上升,从而把四围的水压到缸底。这些压到底部的水再经过石砂过滤层的净化,回到气泵附近,从而达到净化和增氧两个目的。试着用了几天,效果确实不错。头两天水还有点轻微混浊,往后就完全是无色透明了。开了LED灯以后,感觉鱼像是在虚空中飞翔一般。

我打小就喜欢盯着一盆花或者一缸鱼看。一坐一下午,怎么也看不厌,甚至还会在看得时候屏住呼吸。其实所看的,不过是些琐碎的细节,比如蚂蚁拨开草根行进,或者小鱼绕着水里的摆件转圈。看这些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收获,就是觉得心里特别平静。可惜那时候读书更少,否则还可以酸酸地感慨一下,什么叫自由而无用的灵魂。

养鱼以后,得以重温这种状态,经常会呆看鱼缸很久。因为发傻,还被他笑话,说对鱼比对他还用心。更“威胁”要把它们倒掉,以后也不要养小孩,免得分走对他的爱。其实从出国,到和他在这里生活之前,也有六七年。期间每每想去养点啥,就会立刻觉得自己不够安稳——无论是前景还是生活,于是转念放弃。一个人的话,难免有漂泊感。即便有自由身,也不敢对这个世界无用,怕因此失去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失去存在感。现在内心的枷锁少有放松,敢于理直气壮地不成器,不知道是年纪大了死猪不怕开水烫,还是有了这个人以后有恃无恐。

两周以后大红的那条缺氧而死。事情是在我们外出购物的那两个小时发生的,所以救也没有机会救。他有些伤心,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条——因为喜欢,连名字都给起了,叫小白。我有些愧疚,因为算是自己造成的人祸。想着要补偿,就力劝他一起再去买两条补上。这次刚好赶上店里进新货,所以买了三只卖相好的。一只是纯黑的,长一对龙眼。一只皮肤半透明的,只有眼圈是黑的,神似熊猫。一只和小白长得差不多,丑点。

之前我们没有意识到,尾货们虽然其貌不扬,到底还是经历了严酷的自然淘汰而活到最后的。这批新的明显没有尾货生命力强壮,接二连三的开始生病。熊猫最先出现问题,总是沉到底部,间断着呼吸,不吃东西。我们把它捞出来,单独养在一个盆里,放足饵料。其他不知道能做什么,只能听天命。每天早晨探头去看盆里的那一刻,总有点情绪复杂,既希望它恢复健康,又希望它前夜已经死掉所以不用再痛苦地活着。在薛定谔之鱼的状态上挣扎了四五天,熊猫还是死了。看到它尸体的时候,竟然有放松感,像是心里少了一件事要挂记。

有次和胖梅聊天八卦,她提起她知道的两起悲剧,都事关得了晚期癌症的年轻妈妈。一起悲剧好歹还有一个温暖的结局,那姑娘算是死在爱人温暖的怀抱和众人的祝福之中。另外一起就复杂的多:丈夫拿到社会人士的捐款以后,决定放弃对妻子的治疗,留下钱财。这妈妈最后撒手人寰之前,留了一个视频给尚年幼的女儿,说你日后看到要记住,你妈妈是想活的,可你爸爸不肯。

后面这个丈夫,无论是救还是不救,胖梅都觉得可以理解。救是尽责,不救是理性选择不拿钱打水漂。我的意见是,如果她想活,这个丈夫就该救。她不想再煎熬,这个丈夫就可以帮她体面地离开。不想尽责,就不该结婚,毕竟当初是承诺了“无论健康或者疾病”的。现在再想想,大约那种“不知哪天才是尽头”的感觉才是最可怕的,比绝望还可怕。

小白二号开始生病的时候,也是赶紧被隔离。这次想着也许是细菌作祟,所以加了点头孢进去。该加多少,其实也没什么谱,不过份量远低于半致死量就是了。没想到它竟然慢慢好转,开始进食。这期间我回国,两个人电话,都要问问鱼怎么样了。说起来也挺好玩,之前他在国内我在加拿大的时候,每天都要见缝插针抽一两个小时搞个视频啥的,否则总有点心里不安。这次倒是基本上没找到什么机会视频,虽然会想念,却也不会担心。

听人说两人结婚以后,养小孩之前可以养宠物试试。之前觉得这讲法无稽,养起鱼来又觉得有点道理。金鱼也不只是“定期喂个食换个水再逗逗它们”那么简单,它们生起病来也会让人挂念担心。不要说人与人,哪怕人与物,大约在一起久了,也都会有情感上的维系和依恋吧。

12 comments to 养鱼记2

  • 这么多年不敢养猫狗,不敢养兔子金鱼,连乌龟都不敢,骗人说没时间管,就是怕一觉醒来,就看到一具尸体,整个世界又只剩下自己。

  • 冬瓜

    贴个图看看你的美美鱼缸(拼音自动打成了”浴缸”, 幸好我发现了!)和小鱼儿们?我也不能理解你说的那个不救妻子的男人. 在他妻子想得到救助的情况下, 先收了别人捐来救人的钱, 然后讲什么”不打水漂”的理性, 更像是借口. 当然或许他们之前为妻子治病投入太多, 到了生活无以为继的地步. 但这是他妻子, 家人, 他女儿的亲妈, 无论从爱情, 亲情, 责任感, 哪怕是人道角度来说都很难想象不留给她最后这点安慰. 不过或许他们的关系本来也有内情, 或者长期治病的消耗磨灭了双方感情和继续拖延的精力, 各种苦痛和现实的压力不足为外人道. 但如果是我个人, 哪怕纯粹出于责任感和人道精神, 还是倾向于咬牙成全她最后的(侥幸)心愿, 尽量让她走得安心, 少留憾恨.

    • 后来这事闹得还挺狼狈的。据说老丈人和这人在他妻子的葬礼上大打出手,后来还被网友人肉什么的。我是觉得他女儿太惨了,长大以后真要看了这个生母的视频,还不知道她会如何去面对/看待她爸。另外我觉得,如果社保完善点,不让人一生大病就要卖房破产,也许人性的弱点就不会暴露的那么狰狞?当然有一类人,无论大环境多恶劣,都守得住自己做人的底线。不过这种考验,总还是太残酷了。照片在此

      • 冬瓜

        鱼缸和小鱼们看着好漂亮, 水里面还有小狗(?)装饰, 是自己配的吗? 看起来好像小狗在追鱼一样.回到这个拿钱不救老婆的事情上, 说实话我也觉得挺奇怪的. 既然这个妻子显然到最后都有语言思维能力, 为什么这个丈夫能一个人决定收到的钱款的用途和对她是否继续治疗? 妻子本人, 女方家人, 乃至”社会舆论”, 当时对于这么至关重要的决定难道都不知情不争议? 这位丈夫如果面对众人力争还能”立场坚定排除万难”拿钱不治病, 当真是郎心如铁啊. 确实值得人肉来瞻仰一下了.

        • 这个狗就是Snowy,本来是和丁丁船长在一起的吉祥三宝。结果丁丁和船长被落在加拿大,只有狗跟过来了。等啥时候去加拿大把那二人接回来,再让他们团聚。我也不太了解细节,所以也不明白为啥这姑娘在还有能力的情况下没有“自救”。按说她也有父母亲友啥的,但是不知道怎么都没起到作用。据说老丈人除了去打了一架,还要为分遗产而打官司。总之还挺狗血的。

          • 冬瓜

            原来是snowy, 难怪这么眼熟.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只把狗带过来, 但是团聚的意思是说让他们都泡到鱼缸里团聚么…团聚这个词好像顿时失去温馨感了肿么回事…

          • 因为在机场的时候发现超重了一点点,所以很多小玩意儿都留在加拿大了,包括你送的那只拿着四叶草的猪…否则它似乎也比较fit这个鱼缸

          • 好讨厌~我送的礼物,居然被拆散了。。。

          • 居然还把白雪沉在水底了……这事儿没完!哪里是吉祥三宝啊,是大叔和正太要在一起好么!我明明是伟大的预言家,幕后英雄有木有

          • 现在它还有三只蓝神秘螺做朋友

  • 小时候很喜欢养鱼,但是他们都死掉了,后来再也没敢养,桑心。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