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lab是花园,花园的花朵真鲜艳

至少也是两三年前吧,nsf(类似国内自然科学基金)要求申请funding的时候必须提交自己工作对公众的意义。当时遭到了普遍抵制,说这是基金会官僚化的表现,有外行指导内行的邪恶苗头。有些科学家把那一项空着,更激进的甚至写“没用”。

可这种佃户对地主的战争,最后赢得肯定是地主啊。经济衰退一开始,基金会就叫苦说地主家里也没有余粮了,钱必须向纳税人负责。纳税人呢,经济好的时候还能花钱支持一下科学,现在经济不好失业率这么高,再烧钱就面临“要太空还是要现实”的功利选择。所以在经费紧缩的情况下,受损最小的是nih(国家卫生研究院),如果做个肿瘤研究啥的钱还是很丰富的。受损最厉害的是nasa,什么地外文明搜寻之类的统统都砍了,大幅削减到以至于某些科研城都成鬼城了。nasa当然也没有坐以待毙,为吸引公众眼球也是煞费苦心。又是开“砷基异形”发布会搞标题党,又是发布网游吸引年轻人,甚至还搞了一首宇宙之歌挂主页上(相比之下北大的 《化学是你化学是我》也不算中国特色了)。

nsf没怎么太损失,不过重心更加偏爱应用,作风也更强硬。现在“指明自己工作对公众的意义”是强制要求的,这块没写好的经费申请书会直接被驳回。这可苦了那些做基础科学研究的,光写“我们的工作在未来可能有广阔的前景”已经不行了,必须找新出路。新出路是啥呢?是打开门迎接高中生,让他们接触科学研究第一线,激发他们对科学的兴趣。

这个点子本身是不错,但是操作性不高。好比没有大学基础教育训练,连秤个样都会手抖,实在不堪用。不用的话只能让他们在边上看着。可科研不是放烟火,能一波一波高潮迭起惊喜连连。大部分时间科研都是在假设、试错、分析、再假设、再错…这么循环着,直到找到出路。看的会无聊,被看的会烦。你一边手忙脚乱一边为实验不顺不爽一边还要解释给别人听,能不烦么?看的人呢?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因此丧失而不是培养出对科学的热爱。anyway,吐槽结束,希望能找到办法处理这个高中生问题,可不能因为我灭了一个未来的爱因斯坦,那就罪过大了。

3 comments to 我们的lab是花园,花园的花朵真鲜艳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