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记

第一次在纽约理发,是去法拉盛访友的时候。理得一般,倒是便宜,两个人不到二十刀。时隔一两个月头发又长长了,胖说去法拉盛,被我否决。因为实在犯不上为了便宜吃喝和便宜理发花两个小时在路上。后来说就去唐人街好了。

感觉纽约有一点和温哥华也很像,都有新老两个华人区。旧的华人区也就是所谓唐人街,往往靠近downtown,有百多年的历史。里面的建筑往往没有什么特殊风格,就算有,也多半是混凝土建筑表面处理成红柱画壁的模样,外加树一个牌楼——基本上满足了老外对清末民初时期中国的YY。里面的华人也差不多是半世纪前从广东香港东南亚一带辗转过来的,所以粤语客家话之类的更盛行。新华人区住的差不多都是新生代的移民,小区建筑和生活模式更加接近现在的中国,不过因为起步晚,往往远离市中心。

两人在唐人街上吃了个早茶 ,就开始心满意足地找地方。感觉唐人街貌似还在发展壮大,把周围的意大利街(Little Italy)也蚕食得不剩下多少。转来转去好几圈也没找到上次阿牛同学指给我们看的地方。后来逛到Mulberry St上,我看到一家半地下的,就说别走了,去那试试。胖面露难色,似乎对这种不起眼的店非常不放心。我说不要紧,我先去试试,剪得还行你就也剪,不然就换地方。他很爽快地答应了。(你这样做真的大丈夫么?)

里面不大,顶多十个平方米。四壁贴了一两张八十年代的港台美女图片,颇有点老国营理发店的味道。理发师有三个,都须发斑白。客人稀稀拉拉两三个,岁数也都不小。胖一见这场景更担心了,小声嘀咕他们理出来的发型会很老式吧。我把外套一脱,排队等着。他衣服捂得严实,一副“一瞅架势不对便拔腿就跑”的架势。

这时候又进来一小伙,白人,带着本书边读边排队。胖很绅士地让他先理。等我和这小伙理到七七八八的时候,听见胖在一边脱大衣,大约是觉得理得还将就,所以引颈就剃。那小伙理完以后,用中文问“多少钱?”,付完钱又用中文说“谢谢”。虽说老外说中文并不稀罕,不过在纽约也并不多见。事后我们俩不免议论两句。胖说刚瞅见那老外读的书是中文对话三百句之类的,敢情他这中文是为了理发现学现卖的。

8 comments to 理发记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