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活在电影里

一、校区

早晨10点半,忽然一声闷响,脚下楼板为之一颤。我和师弟师妹对视一眼,大家第一感觉就是有什么东西爆炸了。我说楼板都能为之一颤,那应该威力不小。可声音这么闷,说明这爆炸不是距离远,就是在地下。坐窗边的师弟往楼下一看,说没错,街上那些行人都面面相觑四下探视,显然他们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爆炸应该不是在附近。

过了一会儿没听到救护车救火车和警车声,我们又猜没准是大楼定向爆破,否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警铃早就该叫了。正瞎想呢,校办发信过来,说是地下电缆爆炸,导致半个校区停了电,一直波及到火车站,万幸没有人员伤亡。

昨天,学校发信来说,有人在法律系(是的,法律系,好讽刺)附近被打劫了。其时下午六点半,三劫匪头戴滑雪帽,大半个脸遮得严实,要受害人把口袋东西都淘出来。受害人照办了,劫匪看了看,啥也没拿就走了。

前天,学校发信来说,有人在图书馆附近被打劫了。其时晚上八点半,两劫匪找受害人借电话,说是想叫出租。受害人刚一打电话,劫匪就掏出手枪,要受害人把手机交出来。劫匪拿了电话就过了马路,顺手把手机一丢,驾车逃之夭夭。

我们估摸着这些人都是冲iphone或者galaxy s3来的。被打劫的那个兄弟,不知道会做什么感想,手机烂到连劫匪都不要……不过,捡回来吹吹说不定还能用,毕竟诺基亚别的优点没有,就是扛摔。

……上周的信,上个月的信,略

我现在每天都是标准的朝九晚五,偶尔做到晚上八点钟,就感觉自己是在用绳命做学术。

二、地铁

纽约地铁三天两头有人掉下去。12月初,一韩裔老大爷,因为规劝一人不要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被那厮推下地铁。当着众人的面,他被刚好驶来的地铁碾碎——如此轻易地,按现场的说法,“像一个玩偶一样”。有人不断按动相机闪光灯,想提醒司机停下来,但已为时过晚。12月底,一印裔复印店小老板,措不及防被一自言自语的疯子推下铁轨。疯子跟警察说,自911以后,她逢穆斯林必打。(印度大叔这里算不算躺着也中枪呢?)不过疯子妈跟记者说,她因为女儿越发暴戾疯狂,五年内打过12次电话叫警察。但是警察看了看就走了。昨天又有人掉下去了,是一华妇。两彪形大汉迅速跳下站台,像擎小鸡似的一把把她抓上来,然后跳回站台。动作迅速流畅,前后不过几分钟。

我现在每天等地铁的时候,一定会站在立柱边,一只脚悄悄勾住它。要不就站在三步之外,隐隐做马步状。

三、工作

不过倒是喜欢上坐车上下班的感觉,一下平白多出了两个小时看书。早晨清醒,读文献;晚上慵懒,读闲书。一路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晃竟然已经两三个月了。因为时间过得快,压力也很大,总觉得新方向跟肥皂泡似的,不削尖脑袋扎不进去。好容易扎进去一点,眼睁睁就看着泡泡变小了。因为新方向,大家都抢着做。刚想到做点啥,第二天一起床就发现别人已经把相似工作发到ASAP上面去了。

这周本来已经泄气了,想着把做的那点东西重复一下,赶紧结题算了。发不了高档次的,发个一般的也行。结果重复还重复不出来,越发不爽。好在有大量的对照试验,耐着性子分析一下,竟发现大有玄机。简单说,应该是一实验手段本身有严重瑕疵。再查查文献,发现问题还挺普遍的。这一下子又兴奋起来,从一堆被自己定性为常规的数据里闻到了好文章的气息,就像狗从垃圾堆里闻到包子味。跟老板一说,她也很兴奋。再加一师弟三人一起开了个小会,觉得再做个两三周,就可以整理个通讯赶紧投到那啥上。

工作上的事情,情节简单,本不应该放在这个题目下。不过这么一天下来,心情大起大落,像坐过山车一样。这么一看,勉强也算有活在电影里的感觉吧。

10 comments to 天天活在电影里

  • 冬瓜胖

    孩纸不要怕~我们这也三天两头发信警报说又抢劫啦有线索的给个信儿吧(好像从来木有捉到过…)通常都在我住的附近几个block內。过了几年我就淡定了,反正天黑少出门,进出车都先确认四周和车里(~)有木有人然后进车进屋都第一时间锁门什么的。tazer在这州illegal的,不然我可能就欢乐的买了一个乐–当然可能主要是出于好奇和gadget控的关系。但是我确实买了amazon上评价很高的pepper spray! 顶风飘十里!中者满地爬!(想象中)不过几年来还没有机会试过,会像香水酒精那样挥发吗?我为此有点忧愁.

    • 我有一小师妹的男朋友也给她买了那个喷雾,说是可以连喷八人。结果她买的第二天,有一个人在下午3点被十个劫匪抢了20张公车票。然后她就陷入了沉思,剩下那两个人怎么办?
      按理说不会挥发,因为是类似于压力罐的设计吧。总不至于跟洗发水那样靠手压,紧急情况下来不及

  • forings

    感觉这篇里,你的科研心境上的起伏和峰回路转,倒是格外耐人寻味。

  • 十个人抢一个人的公车票? 连抢劫这行当都人员过剩成这样, 米国经济真是完蛋了啊! 师妹这沉思解密的方式, PHD吗? ……身上带两罐喷雾不行吗, 左右开弓大杀四方啊. 压力罐的设计是什么样? 喷雾是跟杀虫剂啊衣领静啊差不多那种的, 要压一下就”biu~”地喷出一线去, 平时还需要把那个压力开关拨到一个lock的位置以免误喷.

    • 没有技术含量的工种,很容易人满为患啊。压力罐就是充了压缩空气所以压一下就直喷的吧,跟灭火器杀虫剂差不多。衣领净这种没有充气,还要跟打气筒那样不断地压才能工作,紧急情况下不够便捷。我师妹是新入学的PHD学生,真的是非常态度端正作风严谨,连组会上做小报告都一丝不苟,以至于结尾处还有致谢

  • 我觉得上海地铁在防死上面做的还是不错的,基本上前几年每周都有跳站的人出现后,站站都加上了屏蔽门。。。。。没法加屏蔽门的轻轨站台,人们都站到几米开外了,不是怕死,而是写了“禁止跳入,违者罚款”。- – 很好奇大家是觉得罚款比撞死更可怕么?。。

    • 我在上海三年,公寓离单位只有一条街,一直没意识到公共交通的可怕,直到有一次高峰期去交大开会。那轻轨停站以后一直开不走。因为人太多,每次门关到一半都会出于安全机制,自动打开。好容易这一节车厢门关上了,另一个车厢又因为冲上去一个人而关不上了。来来回回开开关关十几分钟,轻轨车就坏了。最后谁也没有坐成。帝都地铁的厉害,我也领教过。有次一号线到国贸的时候,冲上车的人流席卷我,瞬间就把我从车门附近冲到车厢中间。所以人流乱起来能踩死人真不是笑话。

  • Dan

    你越发幽默了, 哈哈 — Dan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