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旅行中的中餐

冬同学从北京去伦敦度假,居然冲到唐人街去吃河粉。这种失足行为,跟出国旅行买“made in China”的纪念品(Iphone除外)一样,让人深感痛心。不过想想,这种傻事我也没少做。原因很简单,中餐毕竟知根究底。在国外陌生城市点菜的话,还是点它保险系数高,不容易出状况。这就好比在国内其他城市出差,吃麦当劳肯德基肯定不会挨宰一样,是不太有惊喜但也不会惊悚的理性选择。

当然偶尔也是有惊喜的,98年去Edmonton开会就遇到这么一出。当时会议还挺紧凑的,所以我和猩猩就近找了家河粉店解决午餐。放在平时,去河粉店都是点个pho了事。那次因为是出公差,所以吃的稍稍奢侈点,就往店家推荐里面去找。看到一道两人分享的菜,叫做“全牛宴”,两人都觉得听上去很霸气,值得一试。

店老板是一板着脸的中年妇女,兼服务大妈。听我们说要点“全牛宴”,就横着眼睛问:你们会吃么?我和猩猩对视一遭,都觉得这问题问得莫名其妙的。转念一想,她也许是问我们会不会用筷子,忙说会。那大妈也没说啥,飞速记下菜名就去准备了。

等菜一上来我们俩都傻眼了。先是五个小碟,分别是不同酱料调制的不同部分的牛肉。跟着一个大碗,装着清汤热水。另有一叠馄饨皮似的米粉,又干又硬又脆。我们俩就这个汤是喝的还是拿来洗手的展开了五分钟的热烈讨论,后来实在没办法才把服务大妈叫过来问。大妈很不耐烦地说,刚刚你们不是说会吃么?然后在我们求知若渴的眼神下,双手上下翻飞瞬间就把东西都处理好了。原来那纸一样的米粉,被她用热水一泡,瞬间就软化透明。把它摊在手上,放点那小碟里面的牛肉,再卷一卷,就DIY成米粉卷了。大妈做完示范,在我们的充满了崇拜眼神里,冷艳高贵地飘然而去。

味道确实不错,酱香浓郁。吃完重口味的米粉卷,撤了碟子,上了份牛肉碎粥,估计是借其清淡除味的。最后压轴的牛肉小火锅,鲜香嫩滑。我们俩都觉得挺满意,就给足了小费。那大妈大概觉得挺意外的,前后说了七八个谢谢,但依然是板着脸。

后来几天,我们的午餐都是在那里解决的。多去了几次才发现,大妈板着脸也是有苦衷的。原来餐馆近邻着一赌场,治安不是太好。就在我们开会那几天,还在早晨9点多钟发生了一起抢劫案。此外除了我们去的第一次,后面几餐总是有不明身份的人士来店里要钱。生逢乱世,还能驾驭美食,不由让人生出敬意。

11 comments to 那些旅行中的中餐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