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爱混蛋1

丑话说到前头:闲到写老套故事的份上,深深地鄙视自己。

混蛋恋爱了,而且还是法语系美女,这让一寝室的兄弟都大吃一惊。吃惊是有理由的,混蛋这人大四了,还一副生活不能自理的模样,床上桌上无一处不乱。脏衣服总是往桶里一塞,塞到满了才被拿到水房蓄上水,而且往往一放就是一两周,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开洗。出门也是经常衣冠不整,头发乱蓬蓬地像鸟窝,一只袖子卷着一只放着,按十几年后的流行语来说,远远就散发着浓浓的屌丝气息。

这样不起眼一人,在男女比例六比一的物理系,高攀一法语系美女,基本上满足一出荒诞喜剧的全部要素,搁元代拍叫《西厢记》,搁当时拍叫《喜剧之王》,搁现在的话大概叫《屌丝的逆袭》。不过混蛋对这事算多大的福分,并没有什么清晰认识,因为这事对他来说也是十来年头一遭,超过他的理解范围。他的情商还不到理解男女感情的地步,在学校露天电影院看《鸳梦重温》的时候就没看明白波拉为啥在查尔斯求婚的时候犹豫。在他看来,查尔斯求婚时候说的挺有理有据有节的:两个人成为事业上的伙伴,有深厚的友谊,互相对感情上不要求,这不是很美好的一件事么。波拉既然喜欢查尔斯,直接爽快答应不就是了,干嘛还要搞后来离家出走这一出?

直到现在,天使为啥喜欢上混蛋,依然是一桩悬案。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刚新起的网络交流帮了混蛋大忙。那个时候校园网刚建,整个学校出校端口都不足10M,能上上校内BBS都透着神秘高端。BBS上在线的常年不足50人,且个个都端着紧,言谈间不带点琴棋书画都不好意思张那个嘴,营造出的小情调不比咖啡馆小资气氛差。天使考研分数下来无所事事,被网上这氛围搞得有点未酒先醺,再碰到混蛋作为一个理科生还能跟她聊聊三毛张爱玲啥的,大概也有种心动的感觉吧。

网上聊着这么一来二去,两人就开始约会了。还没见几面,混蛋就找天使要照片,说是要拿给家长先过目。要说混蛋都大四了,还是家里的乖儿子,找个女朋友,也要形式上尊重一下父母的意见。有点经验的小姑娘,大概会觉得这样依恋着父母的小孩不是好选择。不过天使倒是觉得混蛋这么做透着慎重,说明他把两人感情当回事。事情总是这样啦,只要愿意往好的一面看,总是能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在天使看来,混蛋也是一个迷一样的人物。有时候挺细腻的,比如他会随手从学校小路上摘片叶子揉碎给他闻樟树那种特有的药香,可是大部分时候对感情不上心。没有深情的眼神,只有温吞水一样的态度。如果不是因为牵牵手,这种态度大概也能划归友情吧?

既然开始陷入感情,又没有把握,自然就会情绪不定患得患失,这是人之常情,天使也不例外。她和混蛋去录像厅看录像,看到一半被空调吹得冷,跟混蛋提了几次要去隔壁厅看别的,也没见混蛋有什么反应,只好自己一人去隔壁。混蛋到快要回去的时候才过来找她。为这事天使发飙了,觉得混蛋不照顾她的感受。混蛋也很郁闷,说你觉得冷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天使说你要关心自然就知道。然后混蛋就卡壳了,觉得天使怎么不可理喻——小恋人拌嘴的时候,讲逻辑的那个总是会先卡壳,这是理科男常见的问题之一。如果情商再高点,他就会明白,恋爱不仅意味着享受相伴的愉悦,也要在对方情绪低潮的时候送上一个肩膀和一只耳朵,不是所有事都要讲出个道理对错的。

从此小摩擦不断,天使总是在找小事情来试探混蛋对自己的感情,赌气的意味也越来越浓。时值大四毕业,天使不让混蛋去车站送自己好友坐火车,说你要是去送他那我就回实习公司了。混蛋的好友一不小心就这么现场点了电灯泡,也挺尴尬的,赶紧自己打车走了。混蛋嘴上没说什么,心理暗暗地觉得天使不懂事,倒也没想到天使变这样,是拜自己所赐——只有不好的感情,才会让人缺点尽显,面目可憎。

天使的疑问,其实也是混蛋的疑问。天使在自己心上是什么分量?混蛋自己也说不清楚。他觉得跟天使在一起聊聊天散散步,是挺舒服的,但是也就止于牵牵手搂搂肩。在一起挺好,不在一起也不会太想念,好像自己对天使没有什么特别的冲动。这事混蛋不愿意深想。其实初中时候,他就隐隐约约发现自己只对男生身体好奇,一度还为此有点小困扰,不过高中时候在一本《家庭保健大全》里面看到一段话,说男孩子发育的时候总是会经历一个对同性身体好奇的阶段,才对过渡到对异性身体好奇。有这么一个知识点垫着,他也就释然了。

浑浑噩噩就混到研一,混蛋在bbs上偶然读到一篇文章《战地》,写两个小士兵在前线形成的断背情,写的露骨的地方,看得人那里硬硬的。吃了这么一个禁果以后,他像是忽然擦亮了眼睛,在网上发现有很多另类的小说和图片。混蛋像是中了毒瘾一样,总是忍不住要去看,可是发泄完之后又后悔,觉得自己这样会让自己停留在“对同性身体好奇的阶段”更久。是的,他不用“同性恋”这个简单明了的词,更愿意用“对同性身体好奇这一人生阶段”来描述自身状态。这种掩耳盗铃的说法让他安心。这期间,他还在网上找到一些另类聊天室,他用观察者的心态去和里面的人聊天,以至于别人以为他是为了做论文到网上来收集样本的。他和一个青岛的退伍兵聊过天,那人用过来人的口气跟他说,你现在还没踏入过这个圈子,还有救。只要没有尝过甜头,就还能选另一条路,找一个女生,过安稳的生活。混蛋也深以为然。他做乖孩子做久了,不让父母亲友满意的路,他不会选。更何况两个男的能有什么好结局?看不到结局的路,他也不会选。

对天使那边,他也还是不温不火的。天使也忧忧寡欢,觉得混蛋心里有一个门,自己怎么也叩不开。有次,她跟混蛋说,你是一块璞玉,但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把你雕成一块玉,又或者雕开,里面果然是一块石头,我该怎么办?混蛋沉默着,没回应。又有次,混蛋送天使回宿舍。在楼下,天使给他讲了一个故事,说有一对夫妻玩牌,输的那个要被刮鼻子。妻子赢了一局,就狠狠地刮了丈夫一下,刮得丈夫眼圈都红了。轮到妻子输了,她紧张地闭上了眼睛,却等到了轻轻一吻。天使说完就闭上了眼睛,沉默下来。混蛋再是一块木头,也明白此情此景她在等待什么?但是混蛋还是沉默着,没回应。

这之后很快两个人就分手了,天使提出来的。混蛋居然心头一阵轻松,他知道这样的感觉很不对,但是就这么一种解脱的感觉。他还是隔三差五去看另类的小说和图片,然后又在发泄完之后后悔,周而复始。天使那边倒是整个天都要塌了,恍惚间竟然在澡堂里昏倒过一次。她和同学测字消遣,随口报了一个“枫”字,那是他们住的地方。同学跟她讲,这个“枫”字拆开就是“木”和“风”,男生就像风,追求自由来去无踪,不会为木长久停留。不过“枫”这个字,也可以拆做“机”和“乂”,若是去掉心里那个结(“乂”),也许还有“机”会。后来在短暂的复合中,她给他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他倒是对这个文字游戏里面提到的“心结”,有其他的理解。

复合也是不可避免的。天使舍不得,又自以为是自己无理取闹造成的分手,自然有挽回之心。混蛋这么优柔寡断一人,又把两人感情视为自己正常化的一剂药,也愿意再试试。可是混蛋心里那个结,始终让天使感受不到爱情应该有的温度。只有烦恼没有快乐的感情是长久不了的,两人最后还是分开了。

研三的时候天使说自己还没想好去哪工作,请混蛋一好友去探混蛋的口风。混蛋顺口说,《新京报》还挺好看的,天使就真的冲去《新京报》做了记者。后来,她在北京街头,遇到一人,神情举止都特别像混蛋。不仅如此,他还满足了她在爱情上的所有需要和幻想。

混蛋和她再无联系,即使在那些不再做混蛋的日子里。他觉得,两人现在都各自过的好最重要,谁还真要给过去一个陈麻子烂谷子的交代不成?

6 comments to 天使爱混蛋1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