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梅和她的胖儿子

已经来这里整整一周了。

他们时差倒的还挺顺的,上周二就可以四处自由活动了。按之前制订的旅行计划,从上周二到周五,他们应该可以去很多地方的。但是,他们基本上只去了我学校边上的一个小海滩。这是因为,每天早晨,胖梅问她的胖儿子,你今天想去哪?胖儿子都说,要去海滩捡鱼。于是她只好又带着他去同一个海滩。

他倒是也不厌,每次都玩得很开心。胖梅说,六岁小孩的世界和大人是不一样的,你觉得寻常的事物,对他们来说,每重复一次都会有新的体验。他们会观察周遭的细枝末节,再用无尽的想象力装饰它们,就像他会把捞海草想象成捡鱼,捡上整整一天也不厌烦。这种快乐成年人是无法体验的。同是这个海滩,在我眼里,不过方圆巴掌大,布满浮木和海草,实在不值一提。在这里五六年,我去那里的次数可能跟她的胖儿子差不多。

周六我们终于摆脱了那个海滩,驱车去海边一个漂亮的小镇。从那个小镇坐船半小时,可以登上一个风景非常别致的小岛。小岛呈水滴状,圆的那头是一片大森林。靠近水滴尖的地方,则是齐腰高的野草,里面修出窄窄的小道,通向一块块五六米见方的宿营地。这地方我和ZT以前来过,当年的走法是穿森林,过草地,再远眺一下海岸线,就可以心满意足地回去了,就像下图示意的那样。


整个小岛游两个小时就绰绰有余了。这次带着他们,想着走老路没意思,临时起意倒着走。结果小朋友一看到海滩,眼睛就直了,怎么也迈不动脚步。我们只好止步于海滩。不过下了海滩,才发现它确实与别处不同。海滩上布满了红砖碎片,下面密密麻麻藏着无数指甲盖大小的螃蟹。此外,还能很轻易地找到很多礁石状的蚝。

虽然牺牲了森林和草地,花了两小时在海滩上,小朋友也没尽兴。在回小镇的船上,小朋友对胖梅说,我现在很难过。胖梅说,你觉得难过,就哭一会吧,哭一会就好受了。在小朋友哭的期间,她一边抚摸他的头,一边跟我说,“我们小时候受到的教育,就是要乖,要压抑自己的情绪,这样才显得文质彬彬有家教。我现在教我儿子,是教他学着表达自己的情绪,等以后长大一些,再学会如何去控制它。”我点头称是,而且觉得,时时有点挫折感和无力感,对小孩也不是坏事——他们也是从这些情绪里,了解这个世界不是围绕自己运转的。

小孩的情绪来的快,去得也快。吃了晚饭就又开心了,何况还有抓螃蟹的余兴活动。加拿大捉螃蟹是需要有捕鱼证的,每证限捕四只。成年人办全年证20-100刀,小孩则免费。我借了一个蟹笼,铁条焊的,上面有四个窄窄的活门,只能进不能出。笼子里面有个铁丝编的小盒子,放点三文鱼,螃蟹闻着味进了笼子,就很难再爬出去。一般白天水温合适的情况下,把笼子沉到海里,等十分钟捞起来,就能捉到海蟹。捉出来雌的要丢回大海,雄的要拿来和栈桥上面的卡尺对比。只有超过卡尺规定长度的雄蟹,才能带回去。

我们捉到一只螃蟹,沉下笼子等第二笼的时候,栈桥上来了一对姐弟。姐姐还能讲点英语,那个弟弟就完全不知道说的是哪国语言。这两个小朋友,加上胖梅的胖儿子,语言不通鸡同鸭讲,却玩得非常有默契。这三个人把笼子拉起来,再沉下去,不过一分钟,就又拉上来看看有没有捉到什么,如此往复。那笼子升降速度恐怕比螃蟹快太多,根本没给它们机会自投罗网。我们两个大人在边上看着他们疯玩,好在也确实无所谓抓不抓的到。后来旁边抓蟹的同道看我们的收获实在太可怜,送了两只,才勉强凑够三只带回去。三个小朋友玩的总有好几个小时,父母才到桥上来探看。胖梅说外国人的父母养小孩到底是粗放,也不担心栈桥上有没有危险。姐弟俩的妈妈很客气,一来就道歉,说真希望这俩小孩是来帮忙,而不是来添乱的。又说那个弟弟,来这里度假,天天都很兴奋,逢人就说个不停,以为别人都懂他的语言。

也许胖梅的那个胖儿子是懂得吧,小朋友有他们自己的通用语言,只是大人听不懂罢了。

1 comment to 胖梅和她的胖儿子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