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out 19

写到19,但其实12 – 19都是关于父母的。算下来这场漫长的出柜到现在刚好七个月,到目前为止只是一中各表自行其是的阶段,并未达到最终的谅解——当然前途看起来还是光明的。

这以外并无其他出柜。一方面是因为有别的正事在,另一方面也是谨守奥卡姆剃刀原理——“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期间邀请了老板和同办公室的白羊参加婚礼,但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出柜这件事跟做试验、推公式、写论文是一样的,“三天不念口生,三天不做手生”,越拖越不知如何开头。眼瞅着白羊这周二就要休年假了,只好赶鸭子上架把这事办了。

周一中午我们俩去图书馆喝咖啡,回来路上我跟白羊说,我有事要告诉你。然后就有点卡壳,白羊一看这神色,很体贴地说,你慢慢来,别急,要不我们去树底下那长椅坐一回,慢慢来。然后我就说,没事,我还挺得住,其实是这样的,一直跟你说的我朋友,其实是我男朋友。白羊当场就惊了,我看他有点懵,赶紧说,你慢慢来,别急,要不我们去树底下那长椅坐一回,慢慢来……这么就聊了一会儿,他恍然大悟地说,原来除了性别问题跟以前想的不一样,其他关于你朋友的信息都还照旧是不是。

周三老板要出门开会一直到婚礼前一天,所以周二也是不得不摊开来说的最后期限了。我到她办公室,说我有事要告诉你。老板说咋啦,不是婚礼又出什么事了吧,你还办不办啊?我心想你干嘛要说“又”,难道几年前那次风波对你刺激那么大么?(关于那次风波以后有空再说。)一边这么想一边赶紧说,没事,一切照原计划进行,只是要提前告诉你一下,我一直提的partner其实是我bf。老板赶紧说,你不要担心,我对这个一点问题也没有。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说,也要谢谢你的理解,以及这几年对我的帮助。因为说到这一年,一时百感交集,眼泪就出来了。眼见那边老板也湿了眼眶。于是我们就在泪光中回忆了这几年的师生感情,各自讲了一些掏心窝的私房话。

这件事差不多就是这样,之后一直有点别扭。这种感觉持续了一天,想想好多年都没有因为自己的事儿哭过了——被电影或者书感动而流泪倒是常有,但那是OK的——为自己的事流泪这算哪一出,想想都觉得矫情。咳,下不为例吧。

4 comments to Coming out 19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