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瑟

(题文无关,题目是ZT赐的)

估摸着那篇刚投的文章这周应该有消息,今天果然收到JACS主编大人的来信,说非常高兴地通知你文章已经接收了,基本上把语法改改就可以直接发了。于是老板通知我组会之后到她办公室讨论,分工合作把稿子改改,再给编辑部发过去。

所谓“分工合作”,一般来说就是老板负责“分工”,我负责“作”,所以我们5分钟就把正事讨论完了,然后就聊别的去了。我们聊了一会“挫折教育”的重要性。

我说感觉自己在第一个项目上学到的最多。那个项目是关于苹果分子的。之所以拿苹果做比喻,是因为这个分子20年前是个明星分子,到如今已经过气到满大街都是了。换句话说,十年前发发JACS很稀松平常,现在基本上做到头也就只能拿来发发JPC或者Langmuir。偏巧我接手的那个体系又特别复杂——各种中间产物层出不穷,干扰信号栉比鳞次……总之做起来非常地吃力不讨好,光模型和算法都推倒重来过至少四次,整整折磨了我两年多时间。但是回头看的话,自己不光是学到了知识,了解了仪器,掌握了实验技巧;更重要的是,还学习了如何做critical thinking甚至培养“科学直觉”——后两者往往都是那时候在分析各种干扰信号中磨练出来的。所以虽然苹果体系最终可能只能发到JPC上(哎!),但是我对它感情还挺深厚的。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在切苹果分子那里磨练出来的刀工,拿来切当下正流行的葡萄柚分子(介于柚子和橘子之间的那个)和柠檬分子,都还是挺得心应手的,至少切出了两篇JACS不是。

老板表示赞同,说读的太顺不是好事,最难过的时候,往往是你能学到最多东西的时候。另外,读博士期间遇到的困难,都是小困难,毕竟它们比较单纯,都是关于某个课题的某个具体问题的。做教授以后的各种压力和困难,才是真困难——教学的、科研的、管理的、经费的。前面没培养点抗压能力的话,后面很难活下去。

3 comments to 得瑟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