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限性

周五两个组通过Skype讨论这个合作项目,整个过程基本上可以用鸡同鸭讲这个惨烈的词来形容了。完了之后老板惊叹,说没想到他们对弛豫这一概念如此外行。

我说他们做合成的,基本上对我们来说也算是半个外行吧。行外的人看我们都是做化学的,殊不知这个大概念下面二级学科之间的分野,不比一级学科小。好比美国人看中国人都差不多,可一个福建人和一个苏北人,操各自方言交流的话,恐怕比中国人用蹩脚英文和美国人交流的难度还要大。所以我觉得这个很好理解,我不能理解的是,为啥哥大那个大牛在去年那篇文章上署名,却没有意识到那个柚子分子的结合速度错了一万倍?

老板说,你做这个体系好几年,积累了一些第一手的经验,所以知道这个体系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你要把视角切换到这个领域看——在你去年发那篇文章之前,柚子分子的相关研究还没有论文报道。市面上发表的论文,都是针对橘子分子的。而橘子分子的结合速度,正好就比柚子分子慢一万倍。所以你不能在这个事情上责备哥大那个大牛,因为数据自洽,和文献数据也对的上,他的局限性是合理的。

这么一说倒是非常合理。我自己想想,也觉得有点汗颜。人年轻的时候总是会比较锋芒毕露,知道一点什么就迫不及待的显摆,热衷于批判别人的错误。可换个更宽广的角度,把个案放在大环境里去理解,也许会发现,有些所谓个体的错误,只是大环境的时代局限性而已。

所以还是胸怀不够,情商有限,离“谦谦君子,卑以自牧”的境界,还差得远。

11 comments to 局限性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