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下那些奇花异草

最近实验顺利,这里就比较荒。一来没啥时间,二来三点一线也没啥好写。倒是今晚看到那个贞操女神的新闻,忽然灵光一闪,这姐姐貌似我见过。再一想,混高校这么多年,奇花异草我还见过不少。不由得精神一振,不如周末晚上八卦一下解乏好了。

先说这个贞操女神,说起来还是硕士同级的校友。当年她就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那时候研究生的生活补助都是自己去系里领。她自己到系里把所有人的都领了,然后送到别人宿舍,再要每人收一块钱的跑腿钱。后来因为这事被同学到系里举报,又不得不挨个退钱。再后来被开除,理由也匪夷所思,说是一个学期缺课40%?——从来没有别的研究生因为缺课被开除的,仅此一例。

再说说本科师弟,99那一级特别多事。有个小朋友疯了,他同学去精神病院看他。他的病友指着他同学说,“这人是新来的吧?”他嘴一撇,说道,我这同学,思想层次太浅;想跟我们住一起,不够格啊,也就顶多跟我们打打兵乓球。他同学就这么华丽丽地被鄙视了。还有一小朋友有盗窃癖,偷了也不卖,就锁箱子里。后来被保卫处抓住的时候,从宿舍里搜出一箱子的随身听。

到这边以后,我第二任室友是个本科新鲜人,官二代。读了一个学期不到,压力太大疯掉了。某天早晨一大早5点多,忽然穿戴整齐要去学校。走之前“框框框”地砸我的门,大声嚷嚷“go,go,follow me”,把二楼房东也惊下来了。我没开门,据房东后来说,他穿了一身雪白笔挺的西装,光澄澄地晃人眼。小伙去学校晃悠还没半天,吓到了一堆同学。他们打了911,警车和救护车都来了,把他送到医院住了小半个月。后来回家疗养了一学期,养得还挺壮的,又送过来继续读。

读博时候还有一个加拿大小伙,人挺聪明,去了UC Berkeley。那地方大牛遍地,鲨鱼横行,谁也不管谁,凡事都得靠自己。他在加拿大西部这样的舒适环境呆惯了,没法适应那样的恶劣环境,就得了忧郁症,转学回来继续。有天早晨忽然不辞而别,人间蒸发,把和他同居的女友逼得差点崩溃。后来他说,他当时就觉得自己活在世上是别人的拖累,看到女友因为自己而痛苦,于是更加痛苦了,所以只能一走了之。

这些其实都还不算最夸张的。最夸张的是有一个教授在自己家里住大麻,然后找自己的本科生帮他贩卖。这是我所知的最大的奇葩了……

8 comments to 八一下那些奇花异草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