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尾项目

这周又接了一个烂尾项目,算起来是我到这个组以来,接手的第四个烂尾项目了。做了两天的数据分析,编写了一个新的模型,可以很好的解释以前总也对不上的数据。我跟老板简单汇报了一下,两个人都很兴奋。因为这个数据分析结果可谓一石三鸟——1、印证了旧体系的可靠性。2、发现了新体系的新机理。3、打开了一扇方法学上的大门,可以非常大程度地扩展组里未来几年的研究方向。

老板眼睛亮亮的,跟见到羊群的狼一样。我看不到自己的模样,不过估计当时的神情也差不多。两个人就这前景畅想了好一会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白日梦的气息。然后老板醒过来,问说这个项目几个人接手过?

这问题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对即将出炉的论文进行作者排序了。算下来,这个项目从09年起,经手过的有大鲵,一个东部的暑期学生,一个印度博后,最后到我手上。和以往我接手的烂尾项目相比,这个项目的情况有些特殊性。以往的项目,都是别人发现了一些端倪,但做不下去,然后被我接的手。最后成型的论文里描述的都是我接手以后做的实验现象和分析。但是这个项目里,数据是印度博后做的,分析是我做的。谁前谁后,也难怪老板要犹豫。

我说如果印度博后做一作的话,我做二作也能接受。但是老板说,我考虑的其实不是你和印度博后之间的排序,而是你和大鲵之间的排序。因为这本来是他的项目,无论是那个暑期学生,还是印度博后,都是在他的指导下做的。但是公平起见,还是你来做一作。因为没有这个模型,数据就没有用。说起来这些数据都是10年1月就做出来的,放了两年还没分析出一个符合逻辑又和实验结果吻合的模型,那也没有办法。不过你还是应该补上几个新实验,免得人说闲话。

事后我跟另外一个中国博后白羊聊起这个事儿。白羊的第一反应也跟我一样,说为啥印度博后做的数据,却让大鲵做第二作者。我说我想了想,大概也明白了。因为最后的分析是我做的,实验方案是大鲵和老板共同设计的,而当时印度博后只是做了具体的实验操作。所以这个排序还算是合理的,基本符合了每个人在智识上对这个项目的贡献程度。

最后感慨一下,其实做科研还挺残酷的。尤其在接手若干烂尾项目之后,能够从前人的总结报告中看到他们是怎么在一个又一个实验假象中挣扎沦陷的。那种日子一定非常的压抑,我自己也深有体会——因为我也留下过一个烂尾项目。

2 comments to 烂尾项目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