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out 17

一、

其实差不多是去年12月中发生的事情,当然我也是听朋友转述的。

话说认识ZT前的那几个月,我在网上还挺活跃的,比如在交友网站贴个自我介绍,或者跟人聊个QQ/MSN什么的。这么就认识了一个某高校教师竜,聊过几次,话题不多,也就不怎么联系了。后来竜出国读书,刚巧也申请来了同一个学校。去年12月中,竜在中餐厅遇到我们系里的同学,聊了起来。竜跟人说,我认识你们系的介子,好像最近回国看他bf去了。我同学一听就迷糊了,说你弄错了吧?我们系是有个叫介子的,不是人是个男的,回国看gf啊?回头我问问他去。

当然我同学后来也没来问,大概专门来问一下会显得尴尬又无聊。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因为出柜前就有承担各种后果的准备;经过这几年的心理建设更觉得没有问题了。不过写一下,也算给各位提个醒吧,一旦出柜,就意味着这个消息早晚会被泄漏出去——这个心理准备是需要提前做的。

二、

我对我爸出柜以后,他那段时间睡眠不好,白天也经常晃神。这些反常举止,自然瞒不过我妈,然后她老人家就猜出来了。后来在北京和在这里,我和她电话长聊过几次。基本上我妈的认知和我爸也差不多,不过他们现在角色有所分化。我妈负责唱白脸,我爸负责唱红脸。

上次打电话,我爸开口就问,你现在感情上有没有什么变化?我说没有啊,挺稳定的。他没就此追问下去,只是说等会你妈唠叨的时候你体谅一下好了。后来又说慢慢来,我说是啊,慢慢来。只不过我心里知道,他说的“慢慢来”和我说的,不是一回事——我们都守着自己的理念,等对方慢慢转化。

谢谢上次Barney留言推荐的《我的那些同志孩儿》,我买了本寄回去。后来又打印了那个叫《性取向,不是一个选择》的小册子,让ZT帮我寄回去。至于他们会不会读,读了会不会有所转化,也只能说“慢慢来”。很多过程都是热力学可行,却动力学不favor的,比如常温常压下要把石墨转化金刚石——换个环境,也许情况又有所不同。

三、

爸妈的对话里还提供了一些有趣的信息。据说现在家乡也没有以前那么封闭了;如果有人大龄未婚,就会被人背地里猜疑是同志。还据说上次我提到的那个梧桐,以及后来小几届的一个校友,都在被人暗地里嚼舌根。不过毕竟这些人早就走出县城那个封闭的小环境了。

说起来,那些在小县城的同志,他们的生存环境才是最恶劣的吧。

7 comments to Coming out 17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