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川

一、成都

两人逛成都无非就是按图索骥找馆子吃川菜,连吃几天重油重辣重麻重盐,差不多也就审美疲劳了。吃饭的空档逛了一下宽窄巷子和青羊宫。宽窄巷子逛完之后印象模糊,基本归于阳朔西街上海城隍庙一类。青羊宫是第二次去,感觉大了一圈,修的越发精致,里面的导游也学会了用“几何图形里三角形最稳固”来解释“生肖冲合”的合理性。武侯祠七年前去过,里面有什么差不多都忘记了,只记得不用再去第二次;门外的担担面小吃店倒是让人记忆深刻。上次去和胖梅吃,正吃到一半,有一对老夫妻吃完离开。老头大声评价“这面不错”,老太哽都不打地大声回应“下次一定还来”,被我们笑称一对饭托。

最后一天去了欢乐谷,为了值回票价我们咬着牙坐了飓风滑道(船从高处顺水道滑下)和疯狂老鼠(mini版过山车),然后去坐摩天轮(60米)压了压惊。接着又在天地双雄体验急速上升到62米又急速下降。ZT表示对标称的2.6倍重力加速度表示怀疑,于是我们现场复习了高中物理,通过观察别人的升降时间和标高对其加速度做了简单的验算。压轴活动是去体验过山车,ZT表示这项运动他经常参与,不过后来才得知这个“经常”=“平生坐过两次”。在这些激烈运动中,我们都非常配合地从头惊叫到尾,下来以后嗓子都哑了,相比之下其他群众都非常淡定。

欢乐谷里面还有一个飞行岛,关着一些小动物,和欢乐谷的气氛格格不入。平生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小熊猫,却被关在一个一米见方的铁笼里焦灼地转圈。蝴蝶园里有些蝴蝶在暖房里被孵化出来,在常温的大堂中渐渐被冻死,再丢进垃圾箱。不足一尺高的小猴子紧紧地挤在一团取暖,看到人就伸手出笼子来要吃的,颇为凄凉。

二、青城山

有了动车以后去青城山很方便,上次去的是后山,这次自然选前山。冬天山上雾很大,坐缆车上去的时候像是在坐一台四面装着毛玻璃的电梯,唯一依稀看到的是一幅几十米高的神像,刻在山崖上,但也是转瞬即逝,连指给ZT看得时间都没有。山上宫殿的屋檐上都站满了童男童女神仙仙鹤,挤挤攘攘地很热闹,不知道有什么由头,没准儿是在站岗放哨。石刻的面目表情都很生动,大多颇具喜感。地图上密密麻麻全是景点,走近一看往往只是一顶破亭子,注水充数罢了。

不过还是很锻炼人的,上山一半靠走一半靠缆车,下山全靠走,走得腿都断了。山上刚下过雨,树都湿湿的。我想起初高中时候的把戏,骗他到树下去看一棵滴水观音。趁他辨明那是一棵芋头的当儿,我往树干上猛拍一掌然后飞速逃开,让他淋了一头雨。ZT大怒,衔恨在心,数次想如法炮制。我不从,他就自己站在树下劝我,一边说“没事的,这树上没水”,一边拍树示范——结果又淋了一头雨……

三、峨眉

峨眉没有封山,门票也从平时的150骤降到90。不过也确实一分价钱一分货——山上不是在云里就是在雾里,所以基本上啥也没看到。雷洞坪附近大雪封山,需要步行两公里坐缆车。当地人在雷洞坪车站附近泼水,在道上结上一层一层冰,借此吓唬游人以推销他们的鞋套和冰爪。走出那个地段以后就好多了,能看到绝壁上觅食的山鼠和猴子。

金顶上菩萨金身、云海和舍身崖上的佛光都在雾里,啥也看不清楚。半山的时候被导游抓去喝茶买茶耽搁了功夫,等到猴区的时候已经是5点多钟没有猴子了。我抓了一把花生在山边上不停挥舞,一边不断发出声音来提示猴子食物的存在,(请自行脑补在孤岛呼叫过往飞机的幸存者)。经过十分钟的不断挥舞,终于引来了一只猴子。开始它还剥花生吃,后来发现我装花生的口袋没有拉紧,就跟小孩似的抱住我的大腿讨要。讨到一大把,就一股脑塞到颊囊里。最后这小猴看中了我背包边上的那瓶水,跳到我背上去拿,抢去了又打不开只得丢掉,确实是非常顽皮。

本来想上传照片的,但是picasa被墙,只好以后再传了。

9 comments to 入川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