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我的”

傍晚的时候和胖去逛明长城遗址公园。不知道是在做什么休整,公园被蓝色铁皮板围得严严实实的。所以我们从崇文门地铁站走出来,转悠了好久才找到地方。

路上遇到一对母女。母亲推着自行车,走走停停,一边大声斥责自己的女儿。我们从她们身边经过,断断续续听到一些片段,比如“供你吃供你穿”、“花那么多钱给你报补习班”、“才3年级就不努力”、“数学考92分对得起谁”。

我跟ZT说,这种话我小时候听得特别多,内容也出奇得一致,比如“为啥没当第一名”,“为啥期中考试退步了”,而且往往在面的亲戚越多,他们就说得越起劲。关起门的时候也说,这种情况下就说得比较苦情,一般都是说“我们俩一个医生一个教师拿的都是死工资,也没法能力解决小孩就业,你们只有好好学习靠自己挣口气,不要让亲戚朋友看不起。”

到我高中以后这种话才忽然消失,不过其影响存在了很久才消散。有段时间我特别不自信,骨子里总是觉得自己亏欠别人的,所以特别希望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换句话说,我很多做法的动机不是出自原则或者个人好恶,而是为了取悦他人。比如大一的时候,高年级老乡介绍我认识一个在同城打工的老乡。后来那人来找我借学生证,说是自己所在的公司希望务工人员有大学生背景。我明知道不对,却绕不过自己的心魔,不肯让他失望,还是借给了他。结果他接二连三到学校偷东西,被抓住以后就押我的学生证,惹了不小的麻烦。再比如大学四年,宿舍里面常有人晚上12点还在开着音箱打游戏,我也是能忍则忍绝不撕破脸皮。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工作、到出国,直到一次教训,才得以改观。

那是我博二的时候,有一个伊朗的女生到我们实验室做试验。老板多次交代,激光仪比较难用,所以如果她有任何问题,应当直接找老板,而不是问我们。后来她不知怎么摆弄的,平时受控才发射的激光,变成一秒两次发射,完全不受控制。她来找我帮忙,我知道按规则她应该直接找老板,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去帮她摆弄了两下,跟她说重启系统,如果还不行就去找老板。后来还是不行,就叫来了老板。仪器不好老板自然很生气,修到最后那个伊朗女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跟老板说我也曾经帮过她。这下老板彻底火了,发信给全系彻底禁止那女生再到我们实验室做实验,同时给系秘书写了一份声明,说我不受管教,如果在系里出现任何问题,后果自负。

过了几天老板找我深谈过几次。老板说自己也知道“让中国人说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在专业场合,就要有专业态度,否则你违反了规则,伤害的就是自身。就说激光仪这事,如果仪器坏了要赔,那女生说你也帮过她,就等于把责任转嫁了一半给你。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你不讲原则,等于是给别人作恶的机会。我现在写信给系秘书,也是因为我已经尽了导师的义务,如果你不能反省,那只能自己承担后果。

那以后我才有所改观,慢慢我也意识到,无原则的取悦并不能带来最优的结果。我开始更多的坚守于自己的理性判断,努力敢于且习惯于对不合理的要求说“不”。

上次跟我妈通电话,一些久违的句子又再次听到,比如“我们一辈子供你吃供你穿,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我们。”我知道她是爱我的,但是我已经知道如何对不合理要求说“不”了。等她说“反正道理我们已经说不过你了,你就是如何如何我们就是不能接受”的时候,我没忍住,跟她吐槽,“你也做了一辈子医生,接受过科学训练,知道看病也要了解病因病理尊重事实。你自己考虑考虑,这话是不是说的也有点太不专业了吧。”

后来她又说,现在看到舅舅那边的表哥管教孩子,总忍不住去劝他们。说孩子好好成人就行了,不用学习那么好。学习那么好有什么用?长大了一个也不在身边。还不如留在那边,哪怕拉拉架子车,也能一家人天天一起吃饭。

我听了也很难过。

16 comments to “欠我的”

  • 伊朗女生那个很狗血, 你老板也够狗血的。

  • 星星

    伊朗女生那个故事有点跑题了.

    不过话说回来,中国家庭就觉得儿孙满堂是幸福.我爸也总说这样的话.只要能知道我在家里呆着他就高兴了.但是你这样的幸福是建立在儿孙失去独立发展的机会上的.
    爱一个人,难道就要给这个人套上枷锁,把他留在身边,而不让他去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吗?
    这话说出来很残忍。你生我养我,我感激你。但是你不能让我放弃选择生活和幸福的权利。

  • 轩筱虞伊

    取悦别人,忘记自己,最后彻底的迷失。最害怕的就是这些,可正在发生…

  • 往川不复

    孩子本来就是独立的个体,人格上和父母都是平等的,这种观念我们上一代没有建立起来。多数情况下,他们都觉得孩子是自己的私人财产,要按照他们既定的路线行进。

  • 空城

    看到最后忽然也觉得很悲悯。
    同志人生好像都会经历这些,可能因为感性很多心肠普遍软,没有社会认可又造成人格比较趋近内向和自卑心态。而且我发现很多同志都有特别严格的知识分子父母,往往会有比较大的隔阂。
    有段时间特别喜欢看“父母皆祸害”小组,觉得特感同身受,愈发觉得可以和我爸有力的抗衡。可是总有那么一瞬,就比如发生什么事情,或者说什么话,又觉得很心疼他们。
    这时候就觉得又应该多隐忍。

  • “说孩子好好成人就行了,不用学习那么好。学习那么好有什么用?长大了一个也不在身边。还不如留在那边,哪怕拉拉架子车,也能一家人天天一起吃饭。” ——虽然我妈一直表现出很潇洒的样子,但是有时候我能觉得她也是这样想的。是挺让我难过的。我会觉得,正是因为父母为我提供的成长环境成就了我现在所有的人生选择,可是为什么到最后好像我们想要的不太一样了呢。

  • 这个萧索的季节去城墙最好。瑟瑟地站在残破的墙头,看着黄昏的阳光照着灰蒙蒙的城,是最有味道的。一种暮年的感觉,衰败,颓废,沉默。

  • Fat Melon

    有些话明显是气急之下口不择言么,怎么能当真归作系统性的不合理要求一类 🙂
    何况爹妈说希望儿女能留在身边这种话,可能是代沟,我听了只有羞愧心酸,不太能理解束缚不合理不平等之类评论是从何而来。
    孔爷爷说父母在,不远游。
    我离开家时,从未想过这句话,只觉一切来日方长,等我毕业了,工作了,稳定了,富余了…自然有“回报”爹妈的一天。“回报”到底是什么回报法,则彻底vague…

    如今我最怕的只有一样:子欲养而亲不在。
    …扯远了。
    好吧我承认我是较真了。
    你大概也主要就是发泄下情绪,不指望听我这么辩理发挥吧@@
    不过也许你妈说气话也多半如此呢。

  • 可能是看问题的角度吧,我写这个,只是为了回顾一下自身某些性格的形成以及改善的过程;既不是为了“批判”我爸妈,也不是所谓发泄情绪。我觉得不合理的要求或者梦想,源自人人都有的认知局限,人人都有。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没必要为亲者讳,也不会因此看轻他们。
    遇到不合理的想法以后如何对待,也只能根据情况相机行事。比如我妈跟我去旅游,非要在导游介绍的旅游点买东西,不买还要生气。像这种几百块钱能搞定的事情,也就随了她了,哪怕明知这种地方买东西一定会被宰。但如果我妈一定要我跟直女结婚,我难道要为了让她舒心,就祸害别的直女一辈子么?
    我觉得认知局限给人带来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想的”和“要的”不是一回事。比如说,父母所想的,是子女能够幸福。但是因为认知局限,很多父母会以为只有“如何如何”才能带来幸福,然后就把那个“如何如何”当成对子女的要求。这时候有分歧不可避免,该怎么做,只能自己拿主意。
    至于“父母赡养”,我一直想来想去也觉得是个大问题。把他们带出国,他们人生地不熟,从生活几十年的地方连根拔起,估计会很难过。不把他们带出来,小地方那么压抑趋同,估计各种不爽也会被积累。这个只能一步一步摸索了……

  • 轩筱虞伊

    总会好起来的。

  • Barney

    寄本书回去好了 , 凌绝顶的妈妈看了这本书茅塞顿开 《我的那些同志孩儿》 老藕 著

    不是做广告哈,我买了两本, 过年回家带回去打算放在一个角落里, 以后给他们说让他们读一读。

    爸妈这个阶段应该最需要了解一些信息

    真的不是广告!!! 还有 ,求介子的豆瓣号 !! 我的豆瓣 barneycheng

  • Barney

    沟通在这个时候是比什么的重要的 … …

  • 侠女

    “有段时间我特别不自信,骨子里总是觉得自己亏欠别人的,所以特别希望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换句话说,我很多做法的动机不是出自原则或者个人好恶,而是为了取悦他人。
    -这不就我吗? 这个真的很难改.

    “后来她又说,现在看到舅舅那边的表哥管教孩子,总忍不住去劝他们。说孩子好好成人就行了,不用学习那么好。学习那么好有什么用?长大了一个也不在身边。还不如留在那边,哪怕拉拉架子车,也能一家人天天一起吃饭。”
    -我老爸也这么说,不过估计我真拉架子车去了,老爸也会嘀咕:”xxx的孩子都是状元,在美国挣美元…”
    所以不必太难过,世上很难两全.等爸妈适应了,多接爸妈共享天伦,才更幸福.

  • Dray

    几乎把你的每篇博文看了一遍,收益匪浅啊。可能生活轨迹比较接近,得到了许多启发。感谢。

  • koala

    老师不错。妈那慢慢忍吧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