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2

晚上2点钟吃完自助餐睡觉,早晨6点就醒了。本来想再眯盹一会儿,可行程不定心里不踏实。打了电话到前台,说晚上7点才飞。平白多出了上海一日游,可以去看看老朋友了,这么一想,更睡不着了。憋到7点估摸着几个旧同事差不多起床了,赶紧发短信报告被迫降的好消息。美女老师立刻回信说上班时顺路来接我去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学校没什么变化,同事也没什么变化,就是胖梅的办公室乱了点,积了点陈年老灰,看起来是那种燕子衔泥式的一点一点乱起来的。饭桌上说起来单位那些人那些事,也没什么困难能直接从印象里接上。单位真像是生活在另外一个时空里,时间流动得特别慢。一说到我已经走五年了,大家都唏嘘了几声,有点不可思议的意思。当然要说完全没变化,也不对。比如老巷已经倒了,比如空气也比以前好多了,大约是因为中环和青专的大楼已经竣工多年,再比如猫好像也比以前富态多了。

去了一趟江湾校区,一路北上,人迹罕至。看见若干满载建材的大卡车,在红绿灯口停也不停,就豪迈地冲了过去。比起本部的熙熙攘攘,江湾真是一个清静的大公园。

看到大厅里两棵椰树,挂着塑胶的椰子。胖梅说,椰子是假的,树怎么看也都是真的。我拍了拍,水泥的,哎。

走的时候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像是把记忆从冰箱里拿出来,解冻品一天,再冻上。有感情,有牵绊,但是没有未来,也非走不可——我想家乡对我来说也是这样吧,从这个角度上说,它确实是我第三故乡。

到机场以后,小情绪马上被无厘头冲散了。在自动柜机换了机票,居然提示飞机停在国际飞行区。我冲到机场海关,工作人员说你飞北京为啥要出关。我说机票就这样,我也很莫名其妙啊。然后折回找Delta的柜台处理。展厅广告牌明明提示它在FG区,可FG区只有澳航。问闻讯台,说Delta搬到L区了。跑到L区,工作人员说飞机改跑道了,而且时间也换了……这什么机场啊这是,机票是错的,柜台是错的,起飞时间也是错的……

还好有个东航的小伙带我去找飞机……慢着,我坐Delta航班,为啥东航的来帮忙,不是又错了吧。赶紧问他,原来Delta在国内的业务都包给东航了。到了登机口,提示起飞时间又改成7点了。等坐上飞机,说有乘客不见了,机组人员正在满机场找乘客。我心想你都错到这份儿上了,如果不丢几个乘客……那我们乘客简直是太不配合你们的工作了。等啊等啊等到了9点才起飞,机长一直不断的道歉。这机长好像还是上次迫降上海的那个,人是非常的好玩。比如上次,他是飞到北京一看不行,马上就调头飞上海的。到了上海他还很得意地跟我们说,“看吧,幸亏我们没有在北京天上瞎晃悠吧。现在上海机位都满了,那些瞎晃悠的,都只好迫降呼和浩特了……”

6 comments to 飞2

  • aCtually lOve

    这机长心态还蛮好的。。

  • forings

    这一段很有味道啊。你一到上海,就沾上不少爱玲气嘛,哈:“走的时候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像是把记忆从冰箱里拿出来,解冻品一天,再冻上。有感情,有牵绊,但是没有未来,也非走不可——我想家乡对我来说也是这样吧,从这个角度上说,它确实是我第三故乡。”

    • 上海那地儿太小资了,我第三故乡也小清新地一塌糊涂。比如,出校园网访问其他网站(比如新浪微博)是需要工号和密码的,但是访问豆瓣就不用……

  • 菠菜

    我家就在这附近。照片中除了这只猫,其他我都见过,那个大广场很适合学自行车或者会自行车的人练电瓶车。门前一条路,春夏秋的晚上,天天都有民工泊着电瓶车放风筝,风筝上一串彩灯,电源来自电瓶车的电瓶。

  • 菠菜

    哪没住在这里的人,岂不是要少活好多年。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