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经验:如果早晨第一趟公交错过了,那么整一天都会在各种等公交中度过。如果第一趟车在你赶到站台的时候就刚好开过来,那么那一天每趟车都能赶上——哪怕你迟到了,车也会迟到迎合你。

所以这趟旅行从一开始就预示了它会一波三折的。

一开始,我订的是下午4点飞西雅图,经停两小时,转飞北京。机票10月就定好了,到11月中Delta发信说航班调整,4点飞西雅图改成了1点飞西雅图。

那么周六一大早,9点钟我就出发了。第一个公交站也同时是始发站,结果公交晚点5分钟。中间站点因为交通流量的缘故,早早晚晚的很正常,始发站晚点算怎么一回事……过二十分钟赶到换乘站,发现刚刚好迟到1分钟,只好原地等20分钟的下一班。到第二个换乘站的时候,去机场的公交左等右等都不来。还好一个不相干线路的司机很nice地专门停下来告诉我:公交公司通知他们,去机场的公交车坏了,要迟到10分钟……

上了飞机发现人很少,难怪Delta调整航班,估计是把若干航班的人合并到一个班次上,即使这样连一半也没坐满。到西雅图以后被一个报关员带到美国/加拿大公民的快速通道。我本来排到队伍最前的,一看通道不对赶紧退回来问报关员,说我是PR不是公民。结果他说无所谓啦,反正也差不多喽。快速通道果然快,平时过关怎么也要1-2小时,快速通道10分钟就过完了。过去以后那个报关小姑娘才想起来,哎呦你不是公民啊,那帮我一个忙把I20表填一下吧。

过了关就在那发呆,呆了4个半小时才又登机。美国又搞出新的幺蛾子,要航空公司在登机口做最后一次文书检查,给登机牌盖”Doc-OK”章才能登机。

上了飞机,眼见着那个机上影音系统重启了三次,次次报错(PS:那还是Linux系统)。只好原地待命。邻座西人老太一看就是老江湖,说前面第三排有一排空座位——我们去把它占下来,就可以一人横霸一排了。于是我赶紧转过去了。

然后就是飞啊飞啊,一路上不断看电影苦熬,连着看了6部。还别说,有些电影平时看不下去的,上了飞机反而觉得还挺好看的,比如《雪花秘扇》,大概是因为电影的调调和飞行气氛很搭,都是讲苦熬的心情吧。

好容易熬到了9点半,再有半小时就降落北京了,我在心里高唱着:“总想对你表白,我的心情是多么豪迈; 总想对你倾诉,我对生活是多么热爱……”慢着,邻座飞行地图上北京-上海之间多出了一条绿线,降落时间变成了11点半,这是怎么一回事?正迷惑,机长就开始播音了,说北京大雾,已经有好多飞机在天上转悠了两个多小时硬是下不来,他们决定直接飞上海了。

然后就飞上海了,我马上在心里启动了紧急处理预案。(胖对此方案也有贡献。)为了方便美国转机,我一直都是随身带115的小箱子,绝不托运158的大箱子。现在遇到这事,小箱子的机动性马上就体现出来了。下飞机一定要走最快冲到最前面报关,然后坐大巴第一排,这样去酒店才能赶上大床房,否则最后到的说不定房间不够就只好跟人share了。

开始一切都运行的很顺利,直到坐上了大巴。最后上来一对老夫妻,老先生坐第二排,老太太没位置坐……哎,总不能我一大小伙坐着看老太太站着吧。赶紧起身给她让座,自己只好去坐大巴最后一排。

丢失了优先级,到了酒店发现果然乌丫丫的已经排队排了一堆人,我心里想万一逼我跟人share,我就当场出柜把另外一个房客吓跑……啊,好吧,只是心里演练一下,实在share也就share吧。不过最后拿到了一个大床房,看来还是外行的客服服务做的好啊。

睡到早晨6点就醒了,两眼血红,跟得了狂犬病似的。然后打电话问前台,说西雅图转机的晚上7点后才能转飞到北京,那就空白多出了上海一日游。赶紧四处发短信骚扰旧同事,说过会开车来带我旧地重游——估计也是因为认识ZT以后都改飞北京,他们怨念日深,才导致北京大雾迫降上海的吧!

5 comments to 飞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