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out 14

一、

7:09:59 PM 我爸: 孩子你好;爸爸认为有那么多的女孩爱你。你还是找一个安家吧。感情是慢慢培养的。你不要对女孩要求太高。生活就是这样。你先前的想法是万万不可取的。爸爸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女孩爱你就会给你带来终生幸福。这是正道。望你三思。男女结婚,才是完整的家。你的孩子才有爸爸妈妈啊。孩子在这样的家庭里才能健康成长。

7:11:20 PM 介子: 我觉得你需要对这种情况多一些了解,然后再做出判断。我希望你能看一个凤凰卫视的纪录片。或者南方周末最近几期做出的访谈

7:12:51 PM 介子: 只有充分了解,才能有准确的判断。我并不认为我一定对。但是如果说服我,你需要对事实和情况多一些了解。如果不接触这些信息,只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是无助于沟通的。在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我经历的痛苦,以及给别的女生带来的痛苦,你是无法想象和理解的。我知道你和妈会有一段痛苦的时间,但是我不能把我的一生,以及某个未知女人的一生,都葬送在痛苦之中。我用了十五年才完全接受自己,我知道要求你在短期内理解和接受是不现实的。但是这些信息只有先接触了再说,不是么?

7:18:34 PM 我爸: 我是一个常人,一个平平凡凡的人。我只想向常人那样有儿子,媳妇和孙子。你最好还是找医生看看吧。

7:19:15 PM 介子: 你知道么?在加拿大这是合法的,就像左撇子和右撇子一样。如果因为左撇子去看医生,没有医生会收的。

7:21:03 PM 我爸: 现在的医疗这么好是可以治好的。要不就先回来看看吧。

7:21:40 PM 介子: 我现在回家,路上20分钟

7:22:06 PM 我爸: 大陆的医疗条件是很好的。

7:22:08 PM 介子: 我希望你能看一下我发给你的凤凰卫视的视频,是一个家属采访;以及南方周末对这种家庭的采访。

7:22:25 PM 我爸: 好吧,下次再聊。

7:22:34 PM 介子: 你看过了,我们待会再聊。就算你也说服我,也要有些了解才行,不是么?

7:24:04 PM 介子: 待会见。

You have disconnected (7:25:22 PM)

二、

我这次出柜,没有提前告诉胖,他也很突然。当然他知道我计划12月回去会处理这个问题的,只是没想到忽然计划就提前了。

我想了一下,觉得可能和上周的一件小事有关。那天晚7点,我从学校回家,路过一条公路。当时有车从远处来,一直没减速。但以这边的生活习惯,我知道有很多司机都是到近前才减速的,加上人行灯信号也在闪,所以没在意。结果那车开到跟前,忽然很刺耳地急刹车,停在距离我不到半米的地方。我当然也没什么反应,倒是那司机吓得不轻,停在那里狂按了一分钟喇叭。我有点生气,也不过就是回头呵了一句:“are you crazy?”

当时我想,大概我穿了一身黑,他根本没看见我吧。回去轻描淡写跟胖当小插曲讲了下。因为没在意,连是周四还是周五发生的都不记得了。但这事儿肯定停在心里某处,就像忍不住会想,如果那司机当时开小差,撞上了,会怎么样?

有生之年,我要做的事情都做了么?

三、

第一次跟我爸说,我其实一点也没觉得有压力,也谈不上心中放下一块大石头之类的。到有点像一个称述事实的第三人,说完以后,心想,“这样就完了?”大概自己也觉得太轻巧。但到晚上睡觉,才感觉到心里那沉甸甸的一块,硌得人睡不着。

后来到4点的时候睡着了,连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梦里,梦见我妈拉着我去拜送子观音,长长的一条道,密密麻麻排满了去上香的人。第二个梦里,梦见我回家乡。趁我晚上在房间睡觉的时候,我爸妈推门而入,把我塞进一口箱子里,打算不要我了。——那箱子四处都有玻璃,但是结了厚厚的霜,看不到外面。声音好像也被冻结在外面了,只能听到自己心跳声……然后就醒了,过了几秒钟才想起来,这跟两天前一个人大半夜在车里等化霜的情景一模一样,是现实照进了梦里吧。

我发现我不信任他了,哪怕是在潜意识里。——这是所有出柜到目前为止,给我带来的最大的伤害。我知道这伤口会愈合的,就像以往那样,灵魂过了铁,就没有什么伤害能持久。

四、

睡了三小时,睁眼就是周一。一到实验室就发现有个博后被踢出组了——因为三个月没有出成果。周一一天,把一篇论文最后的校样检查了一遍发出去,把一篇论文的二稿改了一遍发给合作单位,把一篇论文所需要的数据和图全部做好。全部做完,就到了晚上2点。然后赶紧睡,睡的特别沉,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今天我去看柴静的博客,看到那句“这一划,轻而又轻。她只能难受那一天,生活不给人时间痛苦。

忽然很感动。

14 comments to Coming out 14

  • 小水

    看着好揪心,相信你能和家人达成最终的理解!

  • 戈戈纤维

    很多人选择忠于自己,勇敢面对,出了已经觉得幸福,觉得坦荡,也是被生活激励了一下,不希望在有生之年就这么过去。
    柴静的那篇博客,包括那集节目我都有看,那声轻轻浅浅的叹息,叹到了人的心理。何尝不是时常觉得无可奈何。家人接受这件事情,真的很难,我对于以后的处境都想象的到,但是我赞同你分享的链接里传达的观点,且不说这样对不起自己,关键是对不起别人。若为了不自私而选择娶妻生子对得起父母,对她而言亦是自私啊。
    也许网络的交流还是存在一定的延滞吧,可能到你回家的时候,就可以好好的谈了。
    每次看你的这个系列的博文都会很有感触,见谅。祝好。

  • 看到我不信任他了那段, 忽然眼眶热热的。 失去彼此的亲近和信任大概是我一直心里的结, 他们能接受这样的我吗? 介子, 祝福你, 希望这一关能在家人的彼此信任和理解, 沟通之下顺利的渡过!

  • 这几篇我一直在跟,我冒个泡来表示我很关心。

    今天介子算是把出柜的背景交代了一下。这几篇我看的很纠结。因为我很早就体会过,当对立的双方成为挚爱的双方,并且你们之间的关系是一生都无法抹清楚的时候,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补充一下,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无事干言](根据山西方言的发音拼写,不知道是不是写错了。),我的叔叔曾经因为别的原因跟我的奶奶签过这种东西,类似断绝母子关系的凭证。那个时候的场景我永远都记得。爷爷奶奶一生的面子,叔叔的落魄人生与仅剩的一点点尊严,在那个时候就落在地上,粉碎了。但是现在他们虽然不正面交往,却通过别的方式来关怀对方,亲情本身,不会因为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而消散的。血脉相成的东西,有时候比养育一场这样年年岁岁的累积,还要坚不可摧。

    所以尽管我理解你现在的处境,以及一定要做这件事情的[非做不可]的原因,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情也许对大多数人来说,尤其是对你的父母来说,是一件极其残忍的事情。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我们没错,他们也没有错,他们长成今天的世界观与价值体系也并非一天两天的事情,任何一方去强迫对方接受自己现在的价值观都是简单粗暴的。在华语电影中,关于父子关系的探讨已经很多,我想介子老师一定比我懂得更多。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跟隆冬兄一样,一方面希望介子老师的妹妹能尽快介入,另一方面希望双方面能增加沟通机会,最好是面对面的沟通,让双方在一个可以爆发情绪的场合同时来袒露心迹,不要把这么难的一道题扔给父母就不管了。毕竟,对着电脑屏幕打字的时候,他并看不到你炙热的眼神。

    说了这么多,真心不是班门弄斧,也更加没有责备。只是真心希望万事能好起来,不管介子老师现在亲身所经历的强大的漂泊感或者压力,还是要与生身父母的这一段和解。我想,不论如何,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要经历的,躲不了的。

  • Escapist

    我也同意上面各位提到的回国之后面对面和父亲谈。我现在情况还在恢复中,在家里和你交流也不是很方便。我大概一月初回美国,以后我找你聊:) 我这几个月的经历体会到,理性是可以做到不受情绪操控的,“阳光总在风雨后,乌云上有晴空”

  • 谢谢各位。好像一时也没有更多言语好说。只能说道路曲折,慢慢前行吧。

  • My2cents

    Hey, don’t give up on your father and just ‘let him be’. Be more patient and compassionate…Afterall you have all these friends to talk to and to back you up, and yet he is now probably feeling the most lonely and confused and not knowing who to talk to and what to think at all.
    Just like you said, it’s a long way. Give him more time. Meanwhile, in additon to helping him rationalize things, it may also be helpful to show him more affection and show him how much you care. Give him a chace to understand how you feel.
    All in all, have faith in your father and in your bondings!
    Well I know all these are easier said than done but really, hang in there!

    • 说的好,是这样的。
      另外宋同学,这其实不是接受不接受价值观的问题,而是接受不接受事实的问题。只是我们的价值观也许跟事实更融洽罢了。

      • 胖冬瓜

        如果不是价值观的问题, 也许就更可以多从感情联系方面深入? 总之不要一时灰心疲惫失望或不愿面对而让感情上产生冷淡或隔阂. 加油加油, 细水长流,可以偶尔咪咪细一点但千万坚持住别让断流.
        俺知道你大概都已经仔细考虑权衡过这些哈, 不过俺还是继续多嘴这么几句, 嘿嘿, 看在俺青春美O女(…)的份上不要介意呀 🙂

        • 血亲这种事情,断不了啦,我打算先就冷处理吧。
          “接受不接受”这问题比观念问题更麻烦。人都有这种倾向的——如果已经接受了事实,就会选择和事实最融洽的方式去处理它。我爸现在估计都还是停留在不能接受的阶段,这时候去跟他谈估计他也是不断说车轱辘话。他现在就认定了“这是一种opinion,而不是destiny”,你说什么他都会觉得你是入魔了,更印证了自己心中“你不正常”这个观点。

          • Fat Melon

            Well I didn’t mean literally ‘cut off’ la…
            Anyway I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saying //momo
            I just want you to remember, when you are upset and feel like crying, there’s always this shoulder that you can lean on……







            That’s Zhengtai’s shoulder~ XD

          • 啊,我们相识多年,你连肩膀都不借 O_O

  • 飘过。希望一切好起来吧。

    争论什么的都是枉然。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