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

前两天地铁猴请我帮忙,让我把论文借给他看看结构。我把他据掉了,因为我的论文还有未发表的数据,受保密协议限制。倒不是担心他会借鉴我的内容,而是担心万一这论文因为邮箱被盗电脑被黑而泄漏在网上,按ACS的标准就不能再拿去发表了。

他当时有点小不开心,我觉得不好意思,又觉得这样做是对的,否则会把他摆在一个需要承担这样风险的位置上。想了两天才想到,我可以给他打印版的,这样看完就可以给我,被泄漏的可能性就几乎是零了。

这么一想忍不住骂自己头脑死板,非黑即白,不知道变通——直来直去一根筋的男的,简称“直男”。

同样的事情在处理审稿意见上又发生了一次。某个审稿人莫名其妙地要一个数据,我觉得他是没有看明白,打算写段话给编辑来反驳。结果老板说,他要你给他就是了,细枝末节的问题不要这么较真。你反驳,编辑说不定就要把这些材料发给审稿人再看一遍,麻烦不说还得罪人。

写到这里想起上次在一国际会议上做报告,有教授提问题说你的模型和数据是符合的非常好,但是你怎么就确定这个结果一定最合理呢?结果我脱口而出,“那你举个更合适的模型给我看看?”……全场顿时石化了,搞得那教授非常难堪。

这毛病得改。

 

下面插播一条快讯(Nov 04,11):

胖胖收到OFFER了!!!

9 comments to 直男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