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吕丽萍事件

去年10月,在从武夷山到厦门的飞机上,正太塞给我一份报纸,是飞机提供的英文版《环球日报》,上面记录着牡丹园的覆灭。这是我印象中唯一一张报道牡丹园事件的纸媒──大概也是因为它是英文版的缘故,审查制度或许两样。

随后到厦门,入住京闽中心酒店。正太让我在大厅稍坐,自己独自去check in。招待小姐问正太:“请问你确定──定的是大床房么?”正太说是。小姐又问:“请问和你同住的是一位先生么?”正太说是。然后小姐没有再问问题,而是低头把所有的手续都做好。

如果一个异性恋,只听说其中一件事,他会如何理解当下在中国,同志的生存现状?恐怕结论会完全两样吧?

之所以想起这两件事情来,是因为看到宁财神对吕丽萍事件的反应,原文如下:

“找骂贴,我对同志并不反感,见到真爱的伴侣也会支持和祝福,但这次的大反击,让我觉得,你们缺乏必要的自信,你们又不是残疾人,也不是被夺走家园的少数民族,何必那么激烈呢?要知道,在所有需要灵感与创意的行业,冲到顶尖的很多都是同志,在这个时代,你们早已不是弱势群体了,拜托,自信点好吗?”

刚看到的时候觉得挺生气的。在绝大多数中国同志不得不隐藏身份、迫于压力和异性结婚、同性感情和婚姻不被中国法律承认……的当下,宁财神说同志群体早已不是弱势群体,有种“何不食肉糜?”的怪诞突兀。但仔细一想,一个异性恋对同志群体的了解,不可避免地是相当有限的。而他的信息来源,除去极少数传统媒体,往往就是自己能接触到的同志朋友。也许在财神的行业里,同志确实不是弱势群体。所以财神把自己的周边,当作是整个社会的现状,也算是人之常情吧。

人对未知的东西,总是好奇又害怕,这是进化赋予我们的防御机制。因为在进化的过程中,一个只害怕不好奇的物种,会失去很多潜在的食物来源而难以发展壮大;而一个只好奇不害怕的物种,不是会被天敌吃得干净,就是会被采来的陌生食物毒死。从未知到接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反复的接触和了解。就好比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尝试一种新的食物:有时候要吃上十几次,才能接受它的味道。

吕丽萍的问题,也是有限的了解造成的,但是她走的太远了点。这也难怪,一个人若缺乏眼界、逻辑思维能力不足、再加上心态封闭,难免偏激。这对我们,也算是一个警示吧。

21 comments to 小议吕丽萍事件

  • 棒棒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财神货2年前的发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1993d00100e86u.html

    • 你看他最新微博,很反应一个人认识的成长过程:
      我以前对同志有看法,觉得咯应,俩大老爷们……后来认识了几个同志,他们的共性:聪敏,善良,自尊。我的态度从咯应到同情再到一视同仁。我问过其中一位,被歧视时怎么反击,他的回答让我记忆犹新:“我爱时,开心的是我,他恨时,难受的是他,何必要反击?”这话他说可以,我说就属于喧宾夺主。
      6月30日 18:29 来自iPhone客户端转发(1536) | 收藏 | 评论(1012)

  • chau

    可能是因为之前我对吕的印象不错吧。所以还真的没觉得什么愤慨。我的一个室友,我觉得他是很好的人,可是有好几次在谈到gay时他都表示他们心理有病,非常恶心的人。(他应该不觉得我是,因为他一直说我是出去见gf,其实我是去。。)但是我并没有任何讨厌他的感觉(当然不是因为我喜欢他,我对他完全没感觉)。我觉得每个人的认识都是有局限,而且是总是为自己说话的逻辑。之前看过一些电影,让我觉得这个社会上的各种歧视(种族,性别,性格缺陷,家境等等)真是太多了,这是人的天性。我觉得成为gay对我这个本来偏见很多的人最大的好处是,通过角色的对换,我能更深入了解各种少数人群在社会上的压力。
    我看见李银河说吕是在超越道德的底线,我觉得这说得重了。还有什么所谓的不管你信什么都应该怎样怎样的,那是真的不了解宗教才会这样说。还有觉得这是个人自由不管别人事的,也是很幼稚的言论,因为社会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会从宽容走向冷漠。很多这些丑恶的东西,都是共性。
    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不好意思。。

    • 从个人角度,学会体谅和理解别人,学会多角度看问题,是自我心性的完善过程。但是从公众角度,抵制和反击是必须的──因为如果一个公众人物的恐同言论不得到抑制,会进一步压缩同志的生存空间。
      我觉得李银河说的对。吕的问题并不是“私德”的问题,而是“公德”的问题。
      另外,不用这么客气啊……欢迎欢迎:smile:

      • chau

        嗯,当然要给予必要的反击和解释。但是变成人身攻击就不好了,每个人在某些问题会有偏激的看法,很有可能是和个人的经历相关的,不能对此进行整个人的评价。
        另,我觉得我们自己真的应该站出来多维护自己的权益,就像当时看milk里面说的,自己的权利一定要自己去争取!

  • 我觉得这种事件会造成马太效应, 爱者更爱, 恨者更恨, 总之就是极端者更极端. 不管是打着什么旗号的, 这种事件的出现只能作为一种催化剂使对战变得激烈, 但不能期望这能改变某一方势力的看法.

    • 其实每个事件发生的时候都有四方:对战的双方、好奇的第三方和不关心的第四方。
      杯葛的目的是反压制,不让那恐同势力太嚣张。同时借此给第三方更多了解的机会。
      不期望极端者不极端,但期望不极端者更多了解──毕竟后者才是这个社会的主体。

  • 那位柜台小姐只是漠视, 但是不知道如果同志受到攻击, 她会是哪一方, 也许是反对方, 也有可能是观望者。 无论国内国外, 大多数同志生活状态处于隐秘地下, 迫于压力结婚的也好, 两个人终身相伴的也好, 毕竟没有异性恋伴侣那么多的可以遵循的模式和样本。 吕丽萍其实说了相当多一部分人的内心想法, 我觉得在中国当前, 不能接受的占多数, 只是发声的人, 尤其是在公共平台发声的人并不那么多而已。 要想获得平权, 世界上任何地方都还有好长的路要走。 法律地位还是相对容易获得的, 内心的真正平视, 大众的真正平视差的太远了。 即使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区, 这种认同平视也并非普遍存在的, 不过是默认罢了, 从显性歧视转为隐性歧视。 也许我的想法太消极了吧。

  • to chau:是的,我也反对人身攻击──发泄情绪只会激化冲突,模糊焦点。
    to 隆冬:我发现我确实记忆力退步的厉害,厦门check-in和南美洗照片我都写过了。这种冷漠,比台面上的歧视和否定毕竟要好的多。至于隐性歧视,它广泛存在,错综复杂。──就像体力劳动者、妇女、少数族裔(e.g.疆藏在国内或者亚裔在美洲)、低文化者、穷人,他们何尝不是无时不刻在被隐性歧视。
    说起来上次圣诞,我们在温哥华又checkin了一次大床房。正太还说要回避一下,我说不用,他也没坚持。结果酒店小姐就有说有笑地把事情办好了。大鲵也跟我说过他结婚之前买床单的事情,说当时店员知道他们要结婚,特别热情,还介绍周围商铺的老板给他们认识,大家一起祝福他们俩。我想这些跟同性婚姻合法化不无关系。
    to 纠结的秀才:我之前也觉得。如果老天让选,我也会选一条简单点的路。不过现在想法有变化,也许是虽然年纪增长,对人生的看法又有不同。
    to linguamator:参观他们的微薄太花时间,哈哈,如果只是为了进一步了解他们的偏执和狭隘的话。这事现在又上环球时报了,又是英文版

  • 关于财神,武林外传时候还很待见。但是后来编剧的,没有任何私心的说,包括电影版的武林,都真没意思,不好看。另一方面,两年前看到他的那个言论的时候,真的也觉得他没意思。在这个事儿上,虽然财神说的是什么对同志没反感,但是从字里行间包括他几年前说过的话放在一起听,真的是讽刺居多。开头三个字,找骂贴,透着那么股没意思与高高在上的劲儿。
    不过话真说回来,很多人在我面前说恶心同性恋什么的我也真的不生气。我觉得我能理解。我觉得我对自我认知也没有问题了,但是发自内心的面对自己的时候我还是想告诉自己,如果有机会有可能的话,直了吧。

  • linguamator

    吕丽萍和孙海英都是基督教教徒。对基督教本身,我不做评论,但是在我认识的众多基督教教徒里,他们是可以被分为几类人的。其中有一类就是:不会思考,眼界狭窄,固执己见,目光短浅,动不动就搬出“神说……”之类的恶心话语来压倒别人,对宗教的断章取义反而成全了他们内心原先的某些无知和偏见,于是,他们便披上了卫道士的衣服,振振有词地从一个所谓的“神”赋予的道德制高点去指责别人。我一直很看不起这类基督教徒,很遗憾,吕丽萍女士和孙海英先生就属于这一类人。
    PS:介子可以去参观一下这俩人的微薄,保准你大开眼界。伟大的圣徒“吕丽萍”前几天转发过一条关于“基督教治愈同性恋”的微薄,看了此条,再联想这夫妻二人这两年对于同性恋的种种表态,也就见怪不怪了。

  • 这种问题的根源在于人们喜欢打着各种旗号按照自己的偏见和喜好干涉他人的生活, 干涉gay的生活只是其中一个表象.

  • to 介子, 嗯, 有些事件的反复提及和使用也是为了深化和传达事件的意义, 与记忆力无关了, 可一用再用。 我同意同志婚姻合法化的确会推动社会的接受度, 我只是想强调在这些成就背后, 其实还有很多负面的不利的因素, 的确, 隐性歧视普遍存在于用不同标签标示的各个少数族群, 同志是其中的一部分, 为了消除这些歧视, 还有好多路要走。

    to 纠结的秀才, 直的如果只是表象, 不是真正顺应生理心理, 只是让自己陷入更逼仄的人生困境。 为了适应他人表面上对自己似乎做了次优的选择, 也有可能是自身的地狱。 不论具体原因, 左右为难的难就在于左右同等重要。 只是有时候, 我们别无选择。

    to aspirtus, 更同意不能。 随时都有人想指导他者的人生, 欣喜的是, 在新生的中国人一代里, 能更开放更宽容的谈论这些话题, 接受自我并且能接受不同于己的人生方式的人比例正在增加。 非黑即白的界限正在模糊, 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真正理解求同存异且付诸实践。

  • 平步

    宁财神的逻辑是很有问题的,是否反击,与自尊自信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你优秀,你自信,所以你在别人歧视你的时候就应该沉默,就应该一言不发,否则就是不优秀,不自信。这是多么强盗的逻辑,难道不应该是我优秀我自信,所以在别人歧视我的时候,更要努力地拍回去吗?什么时候忍气吞声成了自信的同义词,换做是他,别人蹬鼻子上脸的时候不见得能优秀地自信地一笑而过。
    别看他那条微博里面君子似得说“这话他说可以,我说就属于喧宾夺主”,换到这次的事件中,一个优秀自信的同志自然可以说我不屑于回应,但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说你们优秀自信就不该大反击,这已经不是喧宾夺主了,这是越粗代庖,事儿妈罢了。

  • 优秀不优秀,成功不成功,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是位居高位者还是屁民,都应该有尊严的生存在这个社会中。假如不优秀就灭族?和希特勒什么区别。前段时间我看什么捐精者还必须是本科啦,博士啦,真的是骇人听闻,连这个都开始被歧视了,只听过身体健康者的好过身体差的,没听过学历高低影响的。中国人的创造力简直快到朝代新高。现在听说同性恋不准献血了?据说表格上有性向选择的,连同性恋的血液都被歧视,我们凭什么还不能反击?我为这个社会纳税,我为这个社会做出自己的努力和贡献,我TM还是13亿主人之一,我凭什么不能反击?

  • 几位说得对。“我们认定这些真理是不证自明的:所有的人都是被平等地创造出来的,他们被其创造者赋予了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独立宣言》

  • 临阵胆识

    我只说一句,吕丽萍和孙海英为何对同志频繁开炮,全因她前夫,至于她前夫作为同志对她的伤害有多大,这就表现出来了。

  • BLANKSHANG

    不管怎么样。在我工作的地方很少人愿意谈论同志的问题,即使我谈论一点其他人也几乎都不接话。大家都只是谈到春秋时期中国的文化时多资多彩,自由奔放,容纳万物。龙阳君也成为一代豪雄,周围的人对他也没有做明显的区别对待。但现代的同志问题都没人接口,视乎这是一个禁忌,也或者是说他们周围没有同志,没有切身感受,对这类问题通常不会发表言论,甚至是不会谈及,回复。

  • 匿名

    我并不认为吕的说法有大的问题,这或许是偏见,但也是对信仰的表达。我也是同志,也是基督徒。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