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out 11

正太有一个读心理学的朋友,博士在读,同志,形婚。他在自家门后面挂着自己博士项目的海报,说是用来展示给父母看的。照他的原话说:“既然他们不能理解我是同志这一事实,那总要有点我的什么东西给他们理解吧。”

猛一听觉得搞笑,转念一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理解自己儿子是同志这件事,不见得比理解一篇博士论文更容易。小伙跟父母已经出柜多年,还被逼婚,于是跟父母发狠:“你要我结婚,没问题,但我只能跟拉拉形婚。”父母竟也答应了,甚至于在婚礼上还很开心──发自内心的。

正太跟我转述的时候,说他不能理解为啥这一对父母还能“发自内心”的开心。我说,也许他们根本不觉得“同志”是儿子不可改变的内在属性,也许他们以为“同志”这回事就是一场大病──说不定儿子这么一结婚,冲冲喜,病就好了。另外,儿子这一妥协,又给了父母虚妄的希望──“说不准这孩子就是年轻犯浑,人生路上起起伏伏,走走弯路总会折回正途的。”

这娃现在有固定男友,天天带男友回家吃饭。男友木讷,不懂讨他父母开心。而他父母,也跟美军似的,对他男友是“Don’t ask, don’t tell”。正太说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收场。我说,天天这样见面熏陶,父母总会接受吧。总要给父母点时间,要知道,读个博士也要四五年的。

3 comments to Coming out 11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