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立

Dear 正太,

见信好。

虽然天天见,却也好久不见。两个人各自困在事情里,一转眼竟然已经从元旦过到五月。说来这也算运气不坏,让两人的忙碌基本同步,否则闲的那个,怕要横生相思之苦。我有时在早晨将醒未醒之间,感觉你就躺在我身边。或者在路上,在休息的时候,想着能一起吃吃饭、散散步,该有多好。好在你的考试、我的论文,马上都要告一段落,让人充满期待。

前两天我爸妈去台湾旅行探亲,要离家一个月。走之前他们托孤式地把家里金银细软的藏匿之地一一交待清楚,让人无端心生紧张。我妈感叹这一走,家里七八十盆花恐怕都要干死,毕竟来看家的亲戚不会那么上心照料。我妈还絮叨,前几天新闻上播有小孩吃治疗青春痘的药,结果引发忧郁自杀,你可千万不要乱吃治痘。我听到莫名诧异,简直要反感起来。难道她对我的印象,只停留在离家求学之前的十六岁?还是说,这个家就是她的结界。结界里面时间正常流动,草木正常生长;结界外面就无论魏晋,昏蒙热寂。又一想我爸也是,单位组织旅行,能推就推,只肯守着我妈早上出门遛弯,下午种花养草。

他们年轻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爸妈知青返城有先后,我妈时常抱着刚出生的我走半天去乡下,跟我爸打个照面,再抱我赶回去。我八岁的时候我妈为了工资调级,去洛阳进修实习,一去一年。等她行将毕业之时,我们一家四口还去洛阳四处晃荡了一个暑假。

我常想着年轻时候多走走,老了退休还能一起旅行,现在看,人也许到了一个阶段就有一个阶段的活法。就像二十岁的时候怀疑人生,三十岁的时候安身立命,到老也许就守着眼前巴掌大一块地,逗个猫耍个狗。不过也许,爸妈那个家是几十年跟燕子衔泥一样慢慢搭起来的,感情不一样。我们这一代,心更野脚更长,也未可知。

絮叨这么多,其实本来只是要写个信祝你生日快乐的。感谢这近一年的陪伴,让我对人生的若干想法都得到印证。Roy说,I love you not because of who you are, but because of who I am when I am with you.这话说的动人,只是显得有点顾影自怜。倒不如说,I love you not because of who you are, but because of who you were, who you are, and who you will be.

大叔

May 7, 晨

11 comments to 而立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