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子调控下的性偏好

北大生科院院长饶毅的课题组新被nature接收了一篇文章,关于血清素(5-HT)对小鼠性偏好(sexual preference)的影响,这也是第一次关于“分子调控影响哺乳动物性偏好”的报道。

小组发现缺乏中枢血清神经元的野生雄性小鼠,虽然不会出现嗅觉或者信息素感应缺陷,却会失去性偏好。也就是说,这种小鼠在试图交配的时候,不会在意对方是雄的还是雌的。小组还发现,如果阻断小鼠体内血清素的形成,那么这种小鼠会丧失性偏好。而补充血清素形成所需要的中间体,35分钟之后,丧失性偏好的小鼠会出现针对异性的性偏好。

因为小鼠的性偏好是通过嗅觉来驱动的,而人类不是,所以老鼠的这个实验不能用来推断血清素对人类性偏好的影响。Keith Kendrick指出,他们曾经增强或者减弱血清素在人体内的功能,结果病人的性欲强弱会受到影响,性取向却不会。

 

─────────────── 以上新闻,以下评论 ───────────────

 

同性恋权益维护者在争取权益的时候,常常会说,“同性恋是基因决定的”,这句话背后的潜台词是:“同性恋是不可改变的”。很多人反对“性取向矫正”,用的理由也是说,目前的矫正都是虚假的。

如果有一天,发现确实可以通过改变分子水平,来改变性取向,那么,设想一下──

a、如果你年过30,孤身一人,

b、如果你年过30,有恋人但不够靠谱,

c、如果你年过30,有靠谱的同性恋人,没有共同的房产,(感情有牵绊,经济无牵绊),

d、如果你年过30,有靠谱的同性恋人,共同供房,(感情有牵绊,经济有牵绊),

e、如果你年过30,有靠谱的同性恋人,共同供房,有同性婚姻,

f、如果你年过30,有靠谱的同性恋人,共同供房,有同性婚姻,有共同的小孩,

你会不会去改变?

现在,把预设条件换一下:这种药物的效用是临时的,为保持新的性取向,必须每天服用一次。

那么,再设想一下a-f,你的答案又是什么?

如果是20岁,或者40岁呢?

 

5 comments to 分子调控下的性偏好

  • linguamator

    很多时候,我都会想,如果我不是同志的话,那现在的我又在过着怎样的一种生活?
    想来想去,我总觉得,那样的话,我很可能就和同龄的绝大多数男生一样了。二十岁刚出头,依旧迷惘颓废,沉溺游戏、女人之中。

    作为一名同志,我这样的性取向的确给我带来了不少痛苦。比如,我无法想象我老了是怎样一种情状;我也无法想象亲戚们在背后鬼鬼祟祟讨论我性取向时给我父母带来的难堪;甚至有时候,我会因为自己的同志身份而一时间对生活彻底厌倦绝望。可平心而论,没有这样的性取向,我是不会像现在这样勇敢坚强的。

    我的性取向也给予了我很多。比如,因为我是同志,我明白我有可能一人孤单到老,我就得学会独立,学会理财,学会如何照顾自己,学会给自己买衣服、做饭、做家务;比如,因为我是同志,面对外界的很多压力,我明白情感的来之不易,这更加让我珍惜身边的友情、亲情;最最重要的是,因为我是同志,我明白如果我要想要一段靠谱的感情,我就必须将现在的我修炼得更加强大,让自己强悍到有足够的勇气与胸襟去面对外界的歧视、压力、流言,这样,我才能给予爱人稳定的爱……细细想来,它给予了我太多太多了。所以,在潜移默化中,这样的性取向已经融入了我生活,并成为了我的人生价值观体系中很重要的一个构件。

    如果有这样的药物的话,我想,我花这么多年建立的人生价值观可能就会完全崩塌。后果不堪设想。那样的话,我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再次建立起一个新的人生价值观体系;或者,因为变回了“正常人”,而再也没有了奋斗的勇气与方向,接下来的一辈子也有可能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掉了,估计我年老临终的时候肯定会特别后悔吧。因此,我一点都不希望有这样的药。

    再往大处想,如果有了这样的药物,之前所有同志运动所作出的努力统统都白费了吧?

    不过我想,对于那些觉得同志身份给他们带来的痛苦远大于收获、且十分渴望过上普通人生活的同志,估计很多人都愿意改变。

    • 同感. 如果我不是gay, 我就不会像现在如此追求独立和自由, 提早想到关于未来的方方面面, 为自己的未来做出一些与众不同的设想. 可能跟很多人一样面临结婚生孩子养孩子的种种烦恼. 同样我的眼界和包容性可能会没有现在这么开阔, 因为身处少数群体让我切身体会到了身边的歧视与包容是那么真实的存在, 而不仅仅是媒体上的文字与口号.

      反正, 生为gay让我明白, 与大多数人不同是种考验也是种可遇不可求的宝贵经历, 无论这是种怎样的经历.

    • 写得真好,让我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个youtube视频,是Derek在16岁时发布的if I was straight。网上找了一下没找到,貌似是因为被人骚扰而注销了youtube帐户。好在这里有部分文字信息留存。

    • Escapist

      这两天看了好几遍这个评论,心里一直热血沸腾,算是找到了共鸣吧,一个人的想法,总是需要有人认同,才会confirm是正确的。
      但是今天回忆了一下,却觉得如果我不是同志,我想我的世界观,对人生的态度不会有太大变化,不同的只是我觉得我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老婆(作为同志,曾经已经拒绝了两个很好的女生),并且我有信心得到家人的支持我祝福,自己应该生活的很幸福。
      前天和一个好朋友讨论这个问题,他开始就说到”性取向不会彻底改变一个人的世界观,只是让人去修正一个人的人生观”当时我没多想。现在想想,我觉得这个说法是对的。

  • linguamator 写的真好,我们往往觉得GAY身份带来的痛苦、压抑…..却忽视了它赠与我们的。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