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台上

站台上倒是没有别人,光线很足,大约是超级月亮的缘故。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可正是国内下午一点,差不多是午休时间,也只得作罢。看看手机十点十分,离下班车到站还有八分钟,站着发发呆好了。

周六下午到晚上,基本上我都会宅在家里;朋友们有活动,只能抱歉地推掉。因为刚好是国内周日的白天,是两个人视频通话最自由最方便的时段。即便不说话,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偶尔看看视频窗口的另外一个人,开两句有的没的玩笑,也会很安心。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庆生会。今天的主角是马兰,巴西来的博后,开朗大方。前几天说起地震和海啸。我打趣说,马兰你住的地方最靠海,如果海啸了要赶紧电话通知我。她说,好啊,如果你接到电话,听到一句“介子,咕嘟咕嘟咕嘟咕嘟……”那就赶紧逃吧。吃完饭切了生日蛋糕,一行人还意犹未尽要去酒吧喝酒跳舞。我说我得回去,要给家人打电话。马兰看上去有些失望,倒也没说什么。

正想着,远处走来一人。我往后两步退到站台里,给他让路。他倒没有接着走下去,是一个二十前后的小伙,身形高大,眉目俊朗。一开口,满嘴酒气,问我要不要抽烟。我一边说不用谢谢,一边心想又遇到醉汉搭讪。不过倒也不慌,毕竟这地方已经呆了四五年,况且光线很足。

他倒也没坚持,自顾自的点烟说话。说不知道该去哪。他跟女朋友吵架,没法回家。去找朋友,朋友们都在downtown酒吧里喝酒嗑药,要他赶过去。他不肯,又被朋友奚落一通,大概被骂做“重色轻友”吧。

我说你该回去,好好谈谈。虽然他这个醉醺醺的样子,回去谈也不过是继续吵。但至少比在外面安全,无论是对别人,还是对他自己。何况都是年轻小孩,总不过床头吵架床尾和。他说不行,不知道该去哪,又把手机伸到我面前,“看,这是我女儿,今天刚好两个月大。”

原来如此。自己小孩还还没做够,忽然开始当爹。这样被责任和现实重压,难怪会说“不知道该去哪”。老天也是会开玩笑,有些人想要小孩要不到;有些小孩却是不速之客,一生下来就变成两个人的烦恼。还有很多时候,小孩变成男人约束女人的工具。我碰到过一些夫妻,感情不合的时候,男的总会撺掇女的生个小孩。一是觉得,生了孩子,女人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在孩子上,没得心思吵架。二是觉得,有个孩子牵制着,离婚成本大很多……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敷衍他。几句话被他翻来覆去又说了几遍,看来是醉的可以。又问我能不能给他一个拥抱。我说好啊,两个人拥抱了一下,半分钟。他平静下来,穿过马路,消失在夜色里。过了三分钟,迟到的公车到站。

上了车,他的样子就模糊了。希望他能走过这一段迷惘期,希望他的女儿能幸福成长。

 

ps:我大概有招醉汉的灵异体质,贴一个08年的旧文。

1月从西雅图回,最经济的方式是乘水上飞机。早晨6点到门口坐bus。一出门才发现,西雅图居然在下雪,在这个季节倒也不奇怪,但是相比几天前在佛罗里达人人都穿体恤和沙滩裤,反差还是大了点。好在准备了羽绒服,到也不冷。车站上七七八八等了几个人,就见一个头上绑了纱布的彪形大汉冲过来,问有没有50美分。零钱我就带了1块75,遂拒。

等到6:05,果然620就来了,没上几个人,一个醉醺醺的黑人冲过来聊天,说他要去downtown。到了15th ave,我下来转120,结果这黑人也下来了。他又冲过来聊天,问有没有50美分坐车……(按:前后遭遇若干次乞讨,也不知为啥不管哪里都是50美分。)

其时荒郊野岭,天还没亮,整个车站就我跟他。我左口袋一个相机,右口袋一个钱包,裤袋里一只手机,背上还背了一个笔记本,心想这下麻烦大了。随身还有25美分,想想也确实没啥用了,就给他了。接着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他听说我是中国人以后,还打了一套醉拳给我看……(按:荒山野岭,猩猩打拳……聊斋里才有的场景)

这时又来了一个纹身男,问有没有香烟,回说没有,他又去找老黑要。老黑也说没有,然后马上问纹身男有没有50美分。(按:互相要东西跟说how are you一样自然……)纹身男说没有,转身就走。老黑就不爽了,跟我抱怨纹身男不是feeling person,然后不停大赞我是好人。(按:汗,区区25美分,不至于还要大赞10分钟吧)又说自己不是好人。我问为啥,他就说自己是party animal,整天跟人鬼混。我说那也不能说你是坏人,那只是你自己的生活方式罢了。(按:倒也不是恭维他,确实人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只要自己开心又不妨碍到别人就行。)大概老黑以前没有得到过非负面评价?听了我的说法情绪激动,不断要跟我击掌……

好容易熬啊熬啊熬到120来了,车一路驶向downtown,过桥的时候外面黑洞洞的,车灯前一小片雨雪交加,远处恍恍惚惚高楼大厦亮着灯,感觉跟异型片里描绘的经典黑色未来场景似的。到了union st下来转5路,那老黑又跟下来了,问我去哪,是不是去university st。我说要去westlake,他就说自己饿了,不能跟我一起走了。我心想你早就该走了,汗……走了几步他又回来,说god bless you,汗啊汗啊,就25美分至于嘛……

坐完5路走了两个block,找到水上飞机的接待处,时间还早,就在附近的starbucks小坐,看着天一点一点亮起来,心想 地球太危险了,还是回火星吧……

9 comments to 站台上

  • forings

    我碰到过一些夫妻,感情不合的时候,男的总会撺掇女的生个小孩。一是觉得,生了孩子,女人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在孩子上,没得心思吵架。
    ——————

    哈,是呀,我的闺蜜黑黑同志,她老公给她弄了只小猫回来养,她就心思全在猫身上,顾不得别的。她老公说,天哪,如果是这样,如果以后有了孩子,那你岂不是心思都在孩子身上,完全不打理我了……

    • hehe,所谓基因里面的母性被唤醒么?一说我还想起来,池莉早年写过一个小说《太阳出世》,就是写一对小夫妻养孩子的故事。以池莉的写法,称之为《小夫妻重生记》也不为过。

  • 往川不复

    你长了一张“厕所脸”

    所谓“厕所脸”,就是说假如某天你和朋友们在餐厅里聚会,这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他既不向东走也不向西走,而是直冲着你走过来,对你说:“对不起,请问洗手间在哪里?”你旁边那么多朋友,他一个也不问,偏偏就问你。而且你会惊奇的发现,这种情况在你身上时有发生,那么恭喜你,你就是“厕所脸”,所谓厕所脸只是举例拉,你经常会被人问路,被乞丐拦住乞讨,被推销员拦住推销东西,等等,诸如此类。

    • 我应该不算是吧。我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周围都没有其他target。
      不过我妈是。每次跟她的姐妹团去旅游,总被人堵着要算命买东西。那算命的每次都跟她说,挑你算是因为你看起来命最好。我打击她说,挑你是因为你最好骗……

  • 冬瓜

    我觉着能和陌生人说上三句以上话的都是牛人, 能让陌生人自己介绍家庭背景的都是神人.
    我的体质大概是充满谈话欲的人冲上来和我说上一两句, 发现我表情紧张中透出呆滞, 通常就立刻露出无趣的表情转身走人.
    然而其实我只是在很努力地想要憋出一两个话题来!

    • 我记得有人问你“do I look like a drug addict”之类的。poor 冬瓜,吓坏了吧……

      • poor冬瓜

        是呀!
        在等车的时候, 一个黑人小哥和他身边的黑人小妹吵着吵着突然转向我问: Do I look like a smoker? 结果我瞬间僵硬地说: I don’t know. 于是他们就嗤笑着扭头走了.

        还有一次我在mall里, 一个很胖的黑人mm突然指着另一个更胖的黑mm身上试穿的那条快绷破了的紧身*闪光面料*弹力*细脚裤问我”How do you like it?”
        我条件反射地说”Looks good to me!”于是她们就嗤笑着扭头走了.

        但是其实那时我还在试图酝酿一个很夸张的表情惊呼”Sexy!”的.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