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out 10

其实这个“出柜”这一过程已经没什么好记录的,因为没有戏剧性场面么。简单讲就是一句话:某天我在餐厅碰到旧时同学梨蕊,于是出柜了。在她的惊异稍稍平复之后,我们就一些个话题聊了一下。

梨蕊现在修教育学。在她们的教学培训中,专门有一些课时来讨论“教师应该如何应对有同性倾向的学生”。在发现自己和大部分人不一样以后,这些学生大都会经历困惑、惶恐或忧郁的阶段,甚至会被别的同学所排斥。而教师的职责就是帮助这些学生,告诉他们It is ok to be different.

梨蕊还告诉我她所知道的一个故事。在国内,有一对gay couple A和B,与一对Lesbian couple C和D。A和C因为来自父母和社会的压力而行婚,并住在一起。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努力造人,以进一步让父母满意。梨蕊说,不知道A和C在造人的时候,B和D在干嘛──难道在旁边站在看着?我说我也不知道,总不至于B和D他俩人手两把塑胶花在旁边喊“加油加油再加油”吧?我这话说得有些刻薄,只因当时没仔细考虑,觉得两个人被迫形式婚婚,已经做出足够的让步了。还要生活在一起,并且生个小孩,那是有点无底线妥协的意味了。

今天又想起这件事,是因为有朋友说起形式婚姻和小孩这一话题。在国内当前环境下,lesbian couple要生儿育女的话,还可以考虑人工授精自己生。而gay couple要生儿育女,确实没有什么可行性选择,以致于形婚生子反倒显得相对现实点。生尚且如此困难,养就更艰辛了吧。那形婚的父母两人,没感情,又不得不生活在同一屋檐之下,已是权宜之计。若再养一个小孩,无论在物质上还是个人生活上,势必要搅和在一起。况且,寻常父母,尚且还有个锅磕着碗瓢碰着盆的。那“不得不”的父母,面对小孩成长的物质和精神负担,心怀不同的教育理念,如何协调,简直无法想象。

不过话又说回来,对中国人而言,结婚有时候就不是单纯和“爱情”相关的一件事,涉及很多经济和社会关系的因素。而且,结婚也不是只是爱情开花结果,随波逐流而结婚生子的大有人在。这也就不奇怪,有些人(比如地铁猴,比如梨蕊)会把同志感情想象成“柏拉图”式的纯粹美好,因为这种关系在国内不受社会祝福,不受法律保护,天然地剔除了经济和社会关系,因而显得纯粹。可这种因不受保护而凸显的纯粹美好,和因为闭塞穷困而造成的民风淳朴一样,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羡慕的。

PS:和梨蕊告别的时候,她说:“听起来可能有点怪哦,but thank you for your trust……”我微笑致谢。说来挺有意思,有时候用中文表达会让人觉得别扭的句子,换成英文彼此都觉得顺畅自如。大概也是因为中文一向含蓄内敛,脱掉母语这层壳,才能把这层个性也脱掉吧。

7 comments to Coming out 10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