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性成功3

原文:Nash, L. and H. Stevenson (2004). “Success that lasts.” Harv Bus Rev 82(2): 102-9, 124. 可持续性成功[J].哈佛商业评论,2004, 82(2): 102-109

万花筒策略

我们把这一追求成功的策略比作万花筒──透过镜筒两端的玻璃口,我们可以看到玻璃纸碎片和它们在棱镜上的镜像共同构成的独特图案。若你转动镜筒,玻璃纸碎片就会跟着移动,形成新的对称图案──这正是万花筒的美妙之处。虽然玻璃纸的位置不稳定,会随着外力而四处漂移,可是它们总能在新的图景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成为和谐的一份子。

现在你可以试着把自己理想中的成功人生想象成一个万花筒。它里面有四个玻璃腔──幸福、成就、意义和传承,而目标就是那些玻璃纸片。在一生中,你会不断地把玻璃纸片填充到万花筒里,使得你的人生图景越来越独特和丰富。而成功就像万花筒那样,关乎选择、转变、新的图景、以及一个能把所有这一切都收拢在一起的镜筒。而且,你还需要把这个镜筒对着光,这样才能看到图景的美丽。你要定期观察每个玻璃腔里面的图案,发现有缺口,就在合适的时暂时放下别的工作,去填补它。当然,没有缺口的地方,也不是一劳永逸,你还要“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在研究中我们发现,能持久成功的人士,正是借助万花筒策略,规划和理顺了他们的抱负。他们不但会常常把新的目标加进四个要素类别,更懂得平衡四个方面的需求,使得自己的人生图景呈现和谐的美。在每一个类别上的深层满足,都让他们更加灵活机动,在不同类别上自如切换,游刃有余。所以他们敢于说:“这个事儿,做到这个程度就行了,没必要非等到烦了厌了的地步再收手。”他们深知知足常乐,而不会让自己落入“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的境地。

这也正是一个好的领导者的思维方式:他们会为四个要素同时做准备,而不会太在意“把某一个方面做到极致”的呼声和压力。这也正是本文开头三个例子中的主人公所缺乏的能力。他们本应该在一个大的框架里理清自己的各种欲念,进而权衡各个目标,均衡推进。

那个疲惫不堪的风险投资家应该明白,缩减“成就”方面的目标,会给他在其他方面带来更大的空间。与其被挫败感压的不能动弹,不如把精力灌注在修补亲情上。这并不是说他必须放弃所有对“成就”的渴望,而是说他需要调整放在“成就”那方面的精力。“知进退”,并不意味着退缩和胆怯,正相反,它需要一个人在多方面上有创造力和灵活性。

那个预见产品潜在问题的决策人,面对“短期成就”和“长期成就”左右为难,难以取舍。然而,他应该跳出“成就”这一层面,从“传承”这一层面来面对这个问题──如果他急急把不完善的产品推出市场,他能为这个产品的成功搭建什么样的平台?又能为将来的公司领导层带来什么样的局面?这样的考量,会帮助他理清利害关系。与其被动地为取舍发愁,不如积极应对问题,轻装上阵。所以,他决定推迟产品的发布。最终的结果皆大欢喜:精心制作的产品让零售商很满意,而且,制作部门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另辟蹊径,找到了一个在三个国家的分部之间分工合作,协调攻坚的方案。

那个在电脑和教会音乐之间徘徊的软件工程师,应该重新定位和评估自己的目标。如果她使用万花筒策略,她会发现,“演奏教会音乐”这一梦想,对她来说很有“意义”;然而,从“成就”这方面看,却难以成气候。因为,她既没有足够的天分,也没有足够的机会去成为一个音乐家。她需要把“演奏”当作是有“意义”的消遣,而不是用来实现“成就”的手段。相反,做软件不仅满足“成就”的需求,也比她想象中的更有“意义”。她需要学着调整自己的工作思路,使自己的产品更加有社会价值,或者给予别人更多的帮助。最终,为了同时满足“意义”和“成就”的需要,她应该尽量少出差,投入更多精力去教堂唱诗班做演奏练习。 这样多种活动的搭配,各方面的适可而止,反而可以让她在人生的全景上过得更满意,也活得更加积极。现在她相信,通过策略,自己有能力继续追求那些一度放弃的梦想。而且,她意识到,选择这样的人生道路,也意味着她会不断的成长──持久的成功,正需要持久的投入。

<待续>

2 comments to 可持续性成功3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