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假期更“新”3

我们没怎么会友,不为别的,只因时间不够。

见到了我妹妹和她男友,一起在圣诞前夜吃火锅。他们来之前,我问妹妹,你男友知不知道情况?她说大概知道了。然后大家就没再提这个话题,心照不宣,倒也相处融洽。后来正太走之前,又请他们一起去一家爱尔兰餐厅吃了顿午饭。小伙听说正太即将坐加航回去,大叹加航难熬,因为不能靠看美女来打发时间——加航向来只有空嫂没有空姐的。这大概也是我们最casual的一次出柜

见了石蕊一对和大鲵夫夫,大家凑做三对,一起玩Agricola(农场主)。玩得时候大家各自用母语进行队内交流,也不用担心策略被其他两方掌握。由于我一记昏照,误算一步,被石蕊一队抢先牵走5只羊,把正太气个半死。最后我军被大鲵夫夫追平,并列亚军。 :swing:

见了杉木同志。正太和杉木一见如故,聊到bar打烊。

也错过了一些朋友,比如去短途旅行的地铁猴夫妇,和长途旅行的猕猴。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一件小事。我和正太在downtown过马路的时候,忽然发现牛油果也站在对面。牛油果主动跟正太握手打招呼之后,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哎呀,我本来是要过马路的。”然后慌乱地走掉了。正太觉得牛油果有一点举止奇怪。我跟他说这是有原因的——大鲵和牛油果是好朋友。在我跟大鲵出柜以前的某一天,大鲵跟牛油果炫耀他的gaydar,说他觉得我和他是同类。牛油果大呼不可能,后来常拿这件事笑话大鲵的gaydar不准。后来有一次,在牛油果旧事重提的时候,大鲵自然流露出一个“谁说我不准”的表情,牛油果至此才有点将信将疑。所以这次偶遇,对牛油果来说算是坐实了大鲵给他的说法……在我解释完之后,正太说,为啥你跟我讲这件事的时候,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我说无所谓啊,知道就知道呗,反正牛油果也是实在人。(这大概才是我们最casual的一次出柜。)

4 comments to 圣诞假期更“新”3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