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签

上周除了办公室有事,还有一件大事是正太再次申请加拿大签证。

他上次九月签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有点战术上藐视敌人的意思,比如正太在开资产证明的当天存了一大笔钱进去充数;提供二人关系材料的时候只是附上了一封我的email,而且还是申请当天的⋯⋯平心而论我若是签证官也会觉得有点可疑的。

这次签我们着实好好处理了一番。光我这里Fedex回去的材料就有三十页,就更不用说正太自己填写的各种表格和文件了。递交那天我们都觉得材料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极致,再被拒实在是天理不容。

昨天正太收到签证中心寄给他的材料。我留意到他拿出护照的时候,护照是平摊着的,心知一定是签证过了。——因为加使馆有这种惯例,他们会把签证直接贴在护照上,然后把有签证的那页打开着给申请人寄回来。结果看他表情又不象,而且他还打开文件看了半天,一副签证没过在读拒签信的样子。

他事后说是因为在办公室,不方便喜形于色。我估摸着,这事可能是中国人的遗传。

谢安得驿书,知秦兵已败,时方与客围棋,摄书置床上,了无喜色,围棋如故。客问之,徐答曰:“小儿辈遂已破贼。”既罢,还内,过户限,不觉屐齿之折。——《晋书》卷七十九《谢安传》

PS: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西游记其实是这样的》,笑喷。作者对体制的拿捏、故事的构思都挺神的,基本上是《魏晋旧事》那个级别,远好于《Pride and Prejudice and Zombies》。有兴趣的可以去瞅瞅。

再PS:《魏晋旧事》是狗熊发在中科大BBS上的,可以点这里看。

2 comments to 二签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