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风云

上周三,也就是remembrance day的前一天,石蕊跟老板大吵一架。起因是石蕊忘记定期备份实验数据。老板大怒,上纲上线斥其不专业,又抱怨她是个不守规则的人。石蕊一下就火了,写信给老板说,“你抱怨我‘不守规则’,这是在评判我的人格。你一不是家人二不是我心理医生,你凭什么这么说。既然相处这么不愉快,我不干了。如果你觉得OK,我会工作到这个学期末,把已经做好的数据整理出来。”

我在MSN上听她说要quit,赶紧搭车赶往她家去探望。石蕊倒是情绪稳定,把和老板的往返邮件给我看,问我什么意见。我说一般来说师生矛盾,惨的都是学生。因为对老师来说,他最多损失一个学生,科研进度被拖慢;而对学生来说,则是事业起步最重要的几年时间被耽误。但你的情况又不太一样——如果你志不在科研,那相对来说你反而是处在斗争的有利位置上。对老板来说,一方面她需要你——她已经培训了你两年,现在正是你独立做实验出成果的黄金时期;另一方面是如果你quit,她的声誉就要受损,会更难招到学生。而对你来说,既然你的底牌是quit,那老板没有什么能拿来要挟你。所以老板肯定会挽留你的。你现在应该好好打算,想想如果你quit,下一步做什么打算;或者老板提什么样的条件,才能挽留你——这种情况下,转硕士倒是不错的选择,你只需要再多半年就能再拿一个硕士,然后可以靠BC新政申请移民,而且拿加国的文凭再申请本地的工作会机会多一些。

第二天,石蕊收到老板连着三封信。第一封信是给石蕊的,大意是说“我是不会道歉的,如果你要quit就quit吧。”后两封都是抄送给石蕊的:一封是写给石蕊的答辩委员会的,约他们开会讨论石蕊quit的事情。另一封是写信通报系研究生负责人现在的情况。这倒是挺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老板这么强势。在得知她学生签证的有效期是明年5月以后,我建议她去系学生秘书那里开school letter然后尽快更新学生签证来保留合法身份。石蕊说我马上都要quit了,如果去开school letter,那不是在骗人么?我说你现在还是学生啊,还没有quit呢,开school letter天经地义的。另外你应该写信跟学校研究生院联系,他们能给你提供更多的信息和帮助。

这样过了一星期,周二是石蕊答辩委员会开会的时间。石蕊很紧张,说自己连续一周吃不下东西,发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减肥药就是老板。我说轻松点好了,反正你的底牌就是quit,就是他们一起来骂你,你也没什么损失。你应该把精力放在对将来的打算上。结果开会的时候,老板先是总结了一下石蕊这一年半以来的工作情况,讲了一下她与石蕊之间的沟通问题,然后忽然对着石蕊说,“你说吧,要我怎么做,你才会留下来?”然后答辩委员会的成员也开始挽留她,有一个教授还跟她说自己当年也跟老板不和,但是还是咬牙读完才有今天⋯⋯

我跟石蕊说,老板挽留你才是正常的,不挽留那会儿大概在试探你的底线,看你是不是在bluffing。下面你做什么打算,还是想清楚了再说比较好。

目前情况就大致如此了,这件事还没完。我发现中国人的思路跟他们南美人差别还挺大的。(经过芮成钢事件,我觉得准确表述应该是,我的思路跟石蕊大鲵他们的思路差别还挺大的。)中国人会在决定之前先想好后路,而且也会考虑更多现实因素,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有很大的生存压力,和很强的危机意识。南美人则会更多的考虑当下的感受,在乎自己过的开心不开心,而且做决定也挺情绪化的。

2 comments to 办公室风云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