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逊

这周和正太有一些小小的fight。正太说,我做什么你都说好,都不挑剔;那如果你什么都觉得好,我觉得你是(对我)不上心,不在乎。

我那时候也有些情绪起伏,被这句话一激,怒极反笑。我们都有过这样的误区,以为那挑剔自己的人,才是喜欢自己的——一如在我们小时候,望子成龙的父母。可是有些道理,比如“不对最亲近的人不逊,或者求全责备”,我也是这几年才明白的。

06年妹妹毕业前夕,在上海找工作。我担心她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或者即便找到合适工作,也未必能把户口迁入上海——思前想后,自觉压力比她还大。有次撞见她打电脑游戏,我勃然大怒,很严肃地问她:“你对人生到底什么打算?有没有想好要做什么?……这时候你为什么还有心情玩?”一连串的问题问下来,她先是默不作声,后来大哭了一场。那时的我,竟然硬起心肠对她的低落情绪不以为然,甚至觉得她这样也是一种反省,是为她好。

过了月余,妹妹的高中同学X和她联系,说自己在广东肇庆发展的不错,想给她也介绍一份工作。那女生对公司具体情况语焉不详,但因为是妹妹同学,我也没太起疑心。不料妹妹一下火车到当地就再也联系不上。直到晚上,才收到一条从她手机发过来的短信:“一切都好,有些忙,勿念.”——那条短信用的是半角的标点符号,而她一向是用全角字符的。我开始担心她在遭遇一场传销,而且手机已经被人控制住;忙让爸妈去联系X的爸妈,问问情况。好在家乡是小县城,要找一户人家很容易。爸妈跟X的爸妈一沟通,对方也担心起自己的女儿起来,于是跟X联系,施加压力——那时候X应该已经完全被洗脑,组织内级别比较高,可以使用手机。一来二去,X也怕了,只得放我妹妹回来。

那以后,我和妹妹的关系变得有所不同。之前,我是一个严厉的“优秀”的兄长,她则是生活在我的阴影之下的小跟班。我们越长大越隔膜,到大学的时候甚至平时不怎么联系。那件事情以后,妹妹才开始跟我交流她的内心想法。而接着的三五年内,她又接二连三遭遇了一些更大的人生的坎。这些坎,让我每每想起,都会觉得很后怕——稍有差池,也许妹妹就会在这个世界消失不见。但也正是因为共同经历了这些坎,让我们都成长起来。妹妹开始相信,无论发生什么,都有一个哥哥可以无条件地信任依靠,不离不弃。而我也渐渐明白,最亲近的人能健康、自在、快乐地生活——这才是最重要的。去push和挑剔他们,迫使他们去追逐所谓的远大前途和财富,那并不是真正对他们好,也不是真正的爱。

真正的爱,是对最亲近的人,包容、理解、接受。支持他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且在他们遭遇人生低谷的时候做他们的底线。而这种感情,也会反过来滋养我们自身——因为从某个角度讲,是他们的存在,让我们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明白自身存在的意义,从而保护我们不堕入人生的虚无之中。

PS:正太的话,让我也有反思。即便本意是好的,表达方式过于平淡,难免让人有被敷衍的印象。我改……

9 comments to 不逊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