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out 9

在北京的倒数第二天,网上遇到老友鸣蝉。

鸣蝉:你住在哪的?

我:人家家里。

鸣蝉:女朋友?

我:男朋友。

鸣蝉:晕。几年不见,品位变了。

我:嗯啊。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你说来着。不过你太忙了,所以也没遇到合适时候。刚好你现在休假,就讲讲喽。

鸣蝉:难道是真的呀

我:是真的。

⋯⋯

之后因为要收拾行李,就把blog地址丢给他让他自己看。胖胖说你这样出柜,是不是太不严肃了。我不知道啥时候就变成这样一个浑不羁的状态——以前把秘密看守的那么紧;现在则觉得自己该干嘛就干嘛,没啥好刻意遮掩的。以前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现在则觉得,如果别人接受不了,那是他自己的问题而不是我的。

但是,真要说是完全的胸怀坦荡,似乎也不是。在公开场合,如果遇到陌生同志的探寻目光,我还是会一脸严肃地不予回应。这种反应大概是后遗症——在我的黑暗十年,我总对其他同志心存戒备,生怕一个眼神交流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有次和胖胖说起这个,我说我要改变,学着以善意的微笑,去应对陌生同志的探寻目光。

顺便说一下,在北京一对对的同志还真不少,无论是在超市、饭店,还是在演奏会上。大约两个人,总是比一个人更容易暴露的——因为那种属于两人之间的感情维系,比如一个眼神或者面对彼此时的姿势,很容易地出卖了两个人的身份。

第二天中午,鸣蝉打电话,说要开车送我去机场,如果我方便的话。我犹豫再三,征询了胖胖的意见,还是狠心跟鸣蝉说“不方便啊不方便”。——我也不知道就变成这样一个“重色轻友”的状态。说起来这次回国,朋友一个也没见,爸妈那边也只空出了两天时间。每次想到这里,心里就很愧疚;后来送给爸妈一个去西安七日游的package,心里才稍微平衡一点。

在我渡假前,胖梅(JM)临时托我带几款化妆品回国给她。结果那几天一直都在高强度地做实验,也没机会去大采购。前两天网上碰到胖梅,想起来还挺抱歉的,结果她大度地说:“看到你的博客(关于两个人的故事)了,呵呵,不错,真好啊。真为你高兴啊,所以就原谅你重色轻友的行为了。”

1 comment to Coming out 9

  • Dray

    公共场合,对于试探性的目光,for me,帅的给予回应,路人甲无视。人在这种情况下是外貌协会应该也无可非议,毕竟对于一个陌生人,you get nothing but his appearance.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