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想变成橘子的苹果

老板是一根苹果粉丝,而且还是一个control freak。上周,老板又跟师妹理论起来。起因是师妹的毕业论文里有非法字符,而且私人电脑崩溃要重装。老板觉得师妹应该在实验室的苹果电脑上写,否则有论文丢失的风险;而师妹觉得这样她没法自由安排自己的写作时间。两个人在实验室的办公室里理论了半个多小时。老板把“如果你一意孤行,风险自担”这句话翻来覆去讲了不下5遍,连我在边上都被吵得心神不宁。后来发现我不是唯一心神不宁的,石蕊说她当时恨不得跳起来要老板闭嘴⋯⋯大鲵说,你们生气是因为感同身受,觉得将来有一天自己也会遇到这样的处境。但是我觉得,你们没有必要这么生气啊——将来的烦恼,应该由将来的自己承担。现在患得患失,无助于将来,不如处理好当下的事情。石蕊是比较强悍的,她觉得应该和老板斗争,争取自己的权益,要我也支持她。

这周我好好想了一下,觉得自己目前时间异常紧张,只能尽量减少麻烦,减少自己和老板可能出现的摩擦。刚好我妹妹这学期有一些课程只能在PC上做,于是我拿自己的T60换了她的Macbook。周二中午,大鲵一看到我桌上白乎乎的Macbook,马上就嚷嚷起来了,说你怎么投诚了;而石蕊自然是失望。我跟他们解释说,我妹妹需要做的工作在Mac上做不了,所以我只好跟她换。开完组会,我跟老板要正版的Endnote和制图软件,说我打算在写论文期间用这台Mac。老板很高兴,安排组里的技术支持第二天就来处理这个事情——通常安装组里软件需要提前一周预约的。之后石蕊很不开心,说你不应该隐瞒你妹妹需要PC这个事实,让老板误以为自己又一次成功地把自己的想法加诸别人之上。大鲵也跟我讲,说你不应该跟老板讲你换Mac的原因是要写毕业论文,如果这不是你的真实想法。我把我的隐忧讲了一遍,说其实这是我的真实想法;但是我又不想让石蕊因此觉得自己是孤立的,所以只跟她讲了部分的事实。大鲵说,这可能是文化差异吧:我们南美人觉得诚实是最重要的,哪怕大家有不同的看法。如果你有这样的隐忧,你应该直接告诉她,而不是担心她太多。因为每个人只需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这让我联想起上次他说的,对父母出柜,能不能接受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每个人只需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对于中国人来说总是更加困难的,因为我们习惯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生存方式,有时候做样子甚至比做自己更加重要。在这种情况下,要做一件事,总是有种种顾忌的;只对自己负责,追寻自己内心的走向,甚至还要考虑“这样是不是太自私,太不顾忌别人感受”的道德考量。

我想我还是应该和石蕊好好谈一下我的真实想法。

2 comments to 一只想变成橘子的苹果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