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辩1

一、

豆瓣上有一篇文章,讨论代孕与代孕交易的。原文下面,有人施施然地评论——“我觉得一切人身交易都是可耻的。”

我回复:“一切人身交易?那么大脑算不算人身?卖大脑活动的产物——知识和技能,算不算人身交易的外延? 一个人如何运用自己的资源,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都是值得尊重和保护的。用“可耻”做道德评判,未免想的太简单了吧。”

觉得这个话题挺值得讨论的,今天又过去看,发现应者了了。唯一一条新评论是:“其实一切交易都不可耻,只要是双方自愿、对它人无伤;倒是站在一边指指点点的人最可耻。”

不禁有些兴意阑珊,如果讨论只能停留在占领道德制高点上,争谁比谁更可耻,那就变成吵架了,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值得思考和讨论的题目。

二、

讨论是很容易演变为争吵的。争吵简单粗暴,又有煽动性,很容易激起看官情绪上的共鸣。共鸣之后就是集体无意识地宣泄,只管讲的爽,不管有没有道理,不管所讲的道理有没有切中要害,更不管会不会因此对别人造成伤害。甚至,很多人把对别人造成伤害,作为争吵的有效手段之一——仿佛只要证明整件事有阴谋、对方动机不纯或者人品不好,对方的观点就可以直接被忽略,不消讨论。

好比王千源事件。我看了视频和事后的访谈【注1】,身处事件中心的时候,她不过是想搭建一个平台,供两方交流讨论。结果红了眼的群众根本没给她机会表达观点,只是一个劲地质问她。“你是不是中国人?”或者“你为什么支持Tibet独立?”事后有人歪曲照片,说她调停的那个手势是藏独的手势(阴谋论);有人说她居心叵测,卖主求荣,为了美国绿卡而助纣为虐(动机论);甚至还有人散布英文拙劣的email,假冒王的美国同学,丑化她私生活混乱人尽可夫(人品论)。在国内,则直接动武,对小姑娘家又是泼粪又是大字报,更不要说各地论坛上的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多少人关心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也许他们唯一知道且关心的信息就是“一个成绩优秀的天之骄子到了美国蜕化变质,为了拿绿卡变成反咬祖国母亲一口的白眼狼。”

整个事件,我觉得她只做错了一件事,就是太天真——以为可以凭一己之力,化干戈为玉帛。这倒是不太像美国式的个人英雄主义,反倒有点像春秋战国时期的士大夫情怀。之于其他人,他们是一团背景噪声,争先恐后的挤在一起,生怕晚了一步,就不能表现出自己的爱国情怀。

三、

前两年,有次和系里的台湾同学讲文化大革命。正讲着,一个三十五六的师姐忽然走过来,愤愤地说:“你为什么要跟外人讲文化大革命?你就不能介绍点好的?我们还有五千年悠久历史——那么多事值得说,为啥要说文革?”说完疾速走开,生怕一留出空档,就会被我反唇相讥。

这师姐的担心倒是多余的,我是不会出言讥讽的。早几年,人还比较不成熟,倒是会做些傻事。04年有一次,以青年教师的身份去青岛开会,开会间隙和几个人一起组团去崂山旅游。路上有一同行,不断出言讥讽抱怨,一会说青岛的建筑破旧,格局不好;一会说道路颠簸,市政建设不好;一会说旅游车太破……而且每次抱怨,结尾都要添上一句——“不像我们那里的大城市”。大概这是有些游客的通病,不抱怨无法显摆自己的眼界或者产地。我后来实在忍不住,问她,“请问您是哪个学校来的?”她胸部一挺,响亮地说:“我来自江苏省最高学府,XX大学。”我“哦”了一声,没接话。过了几分钟,她沉不住气,反过来问过,“你是哪个学校的?”我故作很随意地说:“我来自五角场最高学府,XX大学。”她先是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后来一路上倒是安静了许多。

那时候我很得意,后来觉得很幼稚,也就慢慢收敛了。即便对方有些骄纵不逊,也不应该去践踏别人的尊严,因为尊重别人某种意义上就是尊重自己。老话说的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总是出言讥讽别人,拿别人的尊严开玩笑,往往也不过是因为自身虚荣心特别强,不够自信罢了。

四、

那师姐的言行,其实还挺有典型性的。很多中国人一听到外国人说中国的话题,自己还没开腔,就忿然作色,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样。其实是没有必要的。发生过的事情,不敢去正视和讨论,反倒是自信心不足的表现。而且,你不去解释,只顾涨红了脸,反倒让人觉得自己说中了要害,也无助于事实的澄清。

有次艾草说,听说在中国生第二个孩子,要被强行堕胎;生了双胞胎,也只能留一个,真可怕。我跟她说,我们的一胎化政策,对整个世界都是有好处的。现在一个美国人或者加拿大人占用的资源,两倍于欧洲人或者日本人,九倍于中国人,十六倍于印度人,五十倍于非洲人。如果我们不控制人口,再按现在美加对资源消耗的程度去消耗资源,恐怕四个地球都不够用的……至于双胞胎只留一个,那是假新闻。她听了就明白了,也就再没拿一胎化说人权问题。

今天吃饭,大鲵和石蕊问,台湾和中国到底是不是两个国家。我说,台湾的官方名称是Republic of China,中国是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相当于一套版图两套政权。台湾之于中国,跟Quebec之于加拿大,还不太一样——Quebec的文化语言跟加拿大的其他地区相比,独立性更强一些;台湾和大陆则是语言文化都同源同宗的。割据的话,也是二战之后的国内战争造成的,所以台湾目前不是独立国家,在加拿大也不会有使馆,只有经济文化代表处。

【注1】:《王千源:中国“愤青”是一种变态的所谓爱国方式》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