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宅男恋爱史2

我一朋友野鲤,算起来二十有七,感情上也是白纸一张。

我跟他开玩笑说:你也是一白白净净大小伙,又系出名门,就算你没追mm,也有mm倒追你吧?他一摊手说:别提啦,我也不是没被人表白过,但是跟我表白的不是mm,而是dd。——这就是传说中的“招gay体质”么?Anyway,野鲤跟那小伙最终做了好朋友。两人还经常切磋爱情观:野鲤谈他的交gf观,那小伙谈自己的交bf观。有时候两个人聊的太自然了,搞得那小伙反而有点不自在,问野鲤:你不觉得别扭么?野鲤说:你要做gay这件事,既然劝你也劝不动,我也懒得劝了。

话说野鲤也不是没动向。半年前在网上认识了国内一女生小虫。一开始小虫还挺主动的,言语之间透漏出喜欢他的意思。野鲤觉得这长距离网恋不靠谱,就打消了人家小虫的念头,两个人顺势做了好朋友。大学理科,向来都是男女比例失调,僧多粥少。所谓物以类聚,像野鲤这样的资深理科宅男,他的那一帮朋友也好不到哪里去,全是大龄剩男。野鲤本着“资源充分利用”和“肥水不留外人田”的环保想法,张罗着要把小虫介绍给他那一帮还留在北京的剩男朋友。

就因为介绍朋友相亲这一契机,野鲤给小虫打了第一通电话。电话内容不得而知,总之是聊了很久。电话里,野鲤发现小虫是个沉稳、温暖的女孩子,不由有些心思浮动。等电话打完,小虫把相亲照发过来,野鲤一见照片,心思就不只是浮动,而是引发滔天巨浪了。但是一想到距离的现实问题,野鲤又犹豫了。

相亲这事最后还是没成,野鲤听说以后,嘴上说可惜可惜,心里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跟小虫还是那样聊着,不过话题近了很多。有次两个人聊人生聊理想,小虫给他发来一段话:

过日子的那个人是冰箱,宁可逛得久一点,要选经久耐用几十年不坏的那一个。放在家里开门发现是昏黄的灯光,清新的内置,老婆要无噪音,老公要无污染。外边的火药味再浓,矛盾的温度再高,该冰冻的冰冻该保鲜的保鲜。外人看起来要亭亭玉立,里面的人要觉得不温不火,一家人的温饱全放在心里面。即使冷落两天也没关系,也没谁见过整天把个冰箱抱在怀里面。好冰箱十年如一日,你只要不断电,他/她绝对不停工。

野鲤把这段话翻来覆去看了很久,竟不知该如何回复。心里像是有一个瓶子,忽然被揭开了盖子,让一束光暖暖地照进来。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小虫已经回家乡过暑假去了。

几天不聊,野鲤反倒更加挂念了,有点像吸毒的断了大烟的戒断反应。有次网上碰到他,他还跟我说:本来我自己过得很清静的,现在又有点情绪波动了。我劝他:小伙你不能每次把对别人的好感,都当作是情绪波动。这第一步,总要迈出去才好。

野鲤鼓足勇气,用国内同学的飞信给小虫发了一则短信问候。很快小虫也回消息了,说在家陪父母,很少机会上网,有空电话好了。电话?野鲤心里泛起嘀咕了。虽然不是第一次打给小虫,可是上次电话那会,野鲤也算是坦荡荡一君子。此番野鲤心头有鬼,自然就没那么轻松自在了。他在心头细细演练了一遍,比当年研究生复试还要紧张。

电话不紧不慢地嘟嘟响着,野鲤跟着那声音的节奏,做了几个深呼吸。正把气都吐出来的时候,电话接通了。野鲤一紧张,先前的演练忘得一干二净,张口第一句话就是:“我下周要忙了,下周末再给你打电话。”然后差点把电话直接挂了。好在小虫也没在意,聊天也还算顺利。后来小虫说她自己19号回北京。野鲤又支支吾吾地说:“行,到时候我有很严肃的事情,想跟你探讨一下。”

打完这通电话,野鲤才发现自己握着的手机都会冷汗浸湿了。他又开始后悔,一会儿觉得自己语无伦次,在小虫面前的印象分肯定丢光了;一会儿又觉得小虫和家人好不容易相聚的暑假,就被自己毁掉了;一会儿又觉得自己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样。我劝他说,初恋都是这样的——患得患失,晕头转向。但是这样很可爱,人要是不能这样一次的话,人生也挺无趣的。所以小伙你就继续加油吧。

然后,暂时还没有然后,野鲤还在等小虫回北京。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2 comments to 理科宅男恋爱史2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