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宅男恋爱史1

我一朋友茭瓜,暗恋隔壁班上班草。这娃过于腼腆,又顾虑重重,不要说表达爱意,连跟班草搭讪的经历都没有过。不仅如此,他还瞒的死死的,我俩大学同宿舍四年,他暗恋这事,一点风声都没走漏过。等茭瓜考研去了科院,追思才子,心思忽然活泛起来。打长途电话给我,一边出柜一边让我帮他去牵线搭桥。我说这事我做不来,你都跑这么老远,就算帮你搭桥,那也是个跨海大桥,桥这头望不到对岸的那种;再说你有这心,早干嘛去了。但是经不起茭瓜苦苦哀求,只得去帮他找隔壁班草的电话和Email。后来也不知道茭瓜有没有打过电话发过Email,总之这事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等茭瓜上到研二,又看上了一个低一级的小师弟白鹳。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茭瓜还是脸皮薄,又不知他师弟底细,只好继续走暗恋路线,到毕业也没跟人表白过。不过茭瓜反复辩白说他比上次强点,因为据他说至少他还尝试搭讪过一次,但是被人拒绝了。关于这次搭讪,具体场景是这样的:

茭瓜冲过去拍着白鹳的肩膀说,“我跟我哥们打赌,说我一定能请你吃饭。怎么样,为了让师兄赢一次,你就从了吧!”……

本科研究生都混过来了,我们又在上海相逢了。茭瓜经过这七年,感情经历仍然是一张白纸。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劝他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宅在家里整天唱“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的;作为大龄青年,你也得有点进取心;谈感情这事,谈谈才能弄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他一想也是,就开始注册登陆交友网站。每天一下班回去就坐在电脑面前四处涉猎,后来还真约到一人,跟人见面聊天。不过茭瓜越跟眼前这人谈,越觉得自己对白鹳旧情难忘。于是他果断地和眼前这人说再见,又去骚扰他科院的同学去帮他要白鹳的电话和Email。这么一来二去短信传书,居然还勾搭上了。

那年茭瓜一年往彩云之南飞了四次,其中光十月就飞了两次。一次是国庆两人出游,一次是给白鹳过生日。第二年我离开上海,他已经把白鹳骗到上海,和和美美过日子了。

2 comments to 理科宅男恋爱史1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