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语惊醒梦中人

长颈兔:我之前一直觉得《红玫瑰与白玫瑰》这个标题是个很有趣的噱头。前段时间觉得,或许爱玲本就没打算说振保的女人的红白。红玫瑰和白玫瑰,其实都是指王娇蕊一个人。

我:你说的很有道理,因为张爱玲喜欢红楼梦,可能也参考了红楼梦里面钗黛同一判词的现象。

小说开篇第一句,让我直接默认煙鸝就是白玫瑰。但是通篇读下来,都觉得很别扭,因为煙鸝的形象和玫瑰一词相去甚远——无论是初见时的“笼统的白”还是和偷情被撞见,都一副谨小慎微的“婢妾”相,更不要说她后来还变成逢人就抱怨的祥林嫂。倒是娇蕊,形象丰满而高贵——和振保相恋时她热烈,离婚的时候她勇敢,再婚的时候她明白“爱到底是好的,虽然吃了苦,以后还是要爱的。”再婚以后她相夫教子,过自己的平静生活,幸福而真实。

所以娇蕊才是玫瑰,永远忠于自己的情感。再婚前是红玫瑰,“学会了怎样爱,认真的”;婚后是白玫瑰,知道“除了男人之外总还有别的”。

谢谢长颈兔,解决了一个存在了十四年的疑团。

2 comments to 一语惊醒梦中人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