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一、

中午咖啡时间,点了一份White Mocha。大概店员加的巧克力糖浆太多,很甜。“甜到喝起来有罪恶感。”我跟石蕊说,刻意皱着眉,像是含了一口药。

石蕊哈哈大笑:“让罪恶感见鬼吧,享受了再说。我们葡萄牙语里有一句话——若我身陷地狱,何妨拥抱魔鬼。”

“我们也有类似的故事,”我想了一下说,“有一青年被猛虎追赶,掉入深渊。在下落的时候他抓住一棵树,得以悬在半空。这棵树根基不深,他若抓住不放,树会被连根拔起。但他若奋力往上爬,还有大虫在虎视眈眈。若是你,你当如何?”

“反正不过一死,我就欣赏一下风景好了。”石蕊说。不过在我还没来得及夸她之前,她又急急地辩白,“这个故事我看过。”

二、

紧赶慢赶,今天把一个项目的论文写完了。

老板不明白我为什么没有热情写论文,“想想马上要发表就会很激动才是。”可我觉得,从不明白到明白那段时间,我才是最有热情的。项目做完,已如热菜出锅。之后写论文,写出来的左右不过都是已有的发现,就像在微波炉里转剩菜一样,没什么意思。更何况还要把话翻来覆去地重复和强调,把读者象老来子一样地哄着。

不过总算写完了,赶在周末之前。明天去English Bay看焰火,后天去温哥华Downtown看同志游行。至于论文修改,回来再说吧。

Once in the hell,hug the devil

三、

上次Canada day去拍照,没带三脚架,拍出来的照片很难看。这次打算带三脚架去,临行前一晚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才想起来上次借给C(猩猩)了。

只好四处去借,一边做好了“实在不行明天去市中心的商场买一个”的觉悟。好在M(猕猴)有,虽然据他说是残破的。心一横晚上10点半出门坐车,纵然侥幸来回程都没等公车,也是近12点才到家。三脚架果然有点小问题,收不住,得倒提着。路上拎着这个大家伙,不由心生一股豪气,想找个路人打个劫什么的。

ps:以后人名全中文化,C啊M啊D啊什么的,统统改掉。

月初拍的这张烟气太重,希望明晚会拍些好的。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