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于盲2

光宗:为了爱的性,才应该被推崇。你认同么?对于性观念的选择,你的价值标准和尺度是什么?

李银河博士有篇讲稿,《性规范在现代的变化》,写的很好,有兴趣的可以读一下原文。原文概括了三种人的性观念。第一种认为性代表自我放纵和罪恶,只有以生殖为目的的性才是正当的。第二种认为性是爱的需要,没有爱的性是不道德的。第三种认为性是一种娱乐方式,是人生若干种快乐的来源。

应该说第一种人现在已经不算主流了吧,即使对于主体人群。对于同志来说,第三种人貌似更加常见。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并非同志独有的现象——夫子也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如果问我是否只推崇第二种。我会说,哪一种并不重要,因为持不同性观念的人,只要能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并且不伤害到别人,都有资格追求幸福和快乐,都值得被祝福。

我更想聊一下关于性观念的选择过程,也就是所谓的“尺度”。我觉得这种选择,应该是在经过思考以后,追随自己心灵而做出的——换句话说,这种选择是发自内心的,既不是屈从主流社会规范的结果,也不是屈从于外界压力的结果。

在我看来,第二种人,需要留意一下,自身的选择是不是屈从了主流的社会规范。社会主流从道德制高点上宣传说,性为了娱乐是不好的。如果这个人因此做出选择,并对第三种人心生鄙夷,那么其实这种选择,是在压抑自己的欲望,来换取自己道德上的优越感和支撑点。

这样的屈从和压抑,往往会导致自我的心灵封闭。因为一个人如果过度考量社会道德规范,那么他的内心深处其实也很难认同自己,更不用说认同其他同志了。我认识一个同志朋友,说自己“有次去三藩,坐车坐到终点,误入了gay street。那里等地铁的,基本全是同志,一对一对的,时不时碰到热吻暧昧的。”他被这种景象“吓坏了”。为什么主流情侣做起来很自然的事情(牵手、亲吻),发生在同志情侣上,反而令一个同志惊骇?这其实是一个很值得反思的问题。另一个例子是,很多同志不喜欢高调的同志活动(比如同志大游行gay parade)或者高调的同志情侣——他们觉得这种行为会引起社会主流的注意和反感,从而影响自己的生存空间。而在我看来,这种刻意的低调和隐忍,多少有些过度在乎社会主体对同志的刻板印象。

第三种人,需要留意一下,自身的选择是不是屈从了外界压力。很多人在自身所处的环境下,一时看不到两个人长期相处的可能,或者经过一些失败而心灰意冷,于是放弃对爱和长期关系的追求,而只着眼于满足眼前的生理冲动。这种选择,更像是权宜之计,而不是真正的内心自我认可的选择。长期来看,它会损害一个人对爱的信心,让人丧失安全感,进而影响自我认同。

我自身的尺度,目前是第二种。原因很简单,和陌生人有性关系,在我的想象中是既没有安全感,也没法放松,所以我应该没法享受到其中的乐趣。但是我不会把自己的选择,强加到别人身上,让那些能从和陌生人的性中获得乐趣的人也按“主流道德规范”来。这种强加,哪怕是在理念里的,也是对人性的不尊重。我个人的体会是,在学会尊重他人选择这一过程中,最大的受益者,其实是自己。因为我知道,我的选择来源于自身的真实想法,而不是和外界妥协的结果,所以我会更加的平和和主动。

PS:这个东西写的很坏很生硬,但是一时也无从改起。我本来想在写论文的间隙写写blog换换脑子,但是好像脑子还没换回来……

又:我稍微改了一下,还是一块烂砖头。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