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友

一、

办公室分裂成两帮,一帮是windows用户,包括除D以外的其他人,一帮是Mac用户。

周五吃饭,石蕊又开始讽刺Mac,嘲笑Mac系列的产品只能同时间运行一个程序。

我安慰D说,不要紧,一个程序也够了,你可以买一个ipod播放音乐,一个ipad看电子书,一个ipod touch打植物大战僵尸,一个iphone打电话……

D开玩笑说,Mac专业,是博后或者教授才会用的。

我安慰D说,是啊,读完博士脑壳坏掉了,玩不转windows,只好玩Mac了。

D还说,MacBook pro很漂亮,是博后专用机。

我回说,MacBook pro很漂亮,是gay专用机。

二、

周末,万里无云,风和日丽。

在和石蕊、猎豹去公园野餐的路上,我打电话给在办公室加班的D,说:“没什么要紧事,我们只是想慰问一下辛苦工作的你。另外,今天天气很好,很适合野餐。”

三、

路上,石蕊告诉我一个故事。在圣保罗读硕士的时候,她去配眼镜。医生给她散了瞳,吩咐她隔天再来。散瞳以后的眼睛,没有能力聚焦,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一团影子,镶着蓝边。石蕊这样一路跌跌撞撞,居然也摸着回了家。刚一到家,她就打电话给猎豹:亲爱的,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什么都看不见。猎豹一听就急了——圣保罗有很多黑帮区,误入这种地方,后果不堪设想。他问石蕊现在在什么地方。石蕊说,我做散瞳了,没法认路牌……

故事的结果是,猎豹时不时想起前尘往事,总要再次念叨。

我教育石蕊,下次捉弄人,不要捉弄那么熟的。否则,那个人会一直碎碎念,只怕要从你20多岁,一直念到80多岁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