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于盲1——出国专业选择、感情

1、关于出国申请的方向

小寒:压力很大,因为在做的实验不但辛苦(低级体力劳动),而且还意思不大(有时候就是一个模式,换不同的物种操作而已)。换个方向申请出国的话,又怕成功率不高。

我觉得做科学的话总是有两块工作的。一块类似于设计师的工作——运用灵感和激情,依靠经验和能力,去做一些价值和意义很大的事情;另一块类似于裁缝的工作——模仿成熟的风格,小修小改。比如这里改改扣子,那里改改领子。在能力和眼界还达不到的情况下,人都是只能从模仿做起的。而这种模仿本身,就是磨练能力和提高眼界的过程。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放弃或者蹉跎。就像我自己的本科和硕士那七年,不喜欢自己所做的,看不到前途方向,一路闲晃过来。如果早些意识到这只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或许会更好吧。

至于出国申请方向,要做好两手准备。一边申请自己喜欢的方向,一边申请能拿到offer的方向。我当年申请自己喜欢的那个方向(分子生物学),基本上是全军覆没,但是另外一个方向收获不少。后来,我虽然没有读分子生物学,但是可以从另外一个方向去靠近自己喜欢的研究对象,比如蛋白和信息素的结合。这可能比直接读分子生物学让我更有机会发挥专业优势。

这就像打牌,你无法改变手里的牌,但是你可以根据自己的牌,打最好的算盘。学科方向,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点。就像星星,你站得远了,觉得它是一个点,其实它很大,你可以从各个方向接近它。

二、关于感情

小寒:这几年在圈子收获的很多的就是人性,在圈子里看到很多不同的人的状态。学着接受,而对心中那个爱情理想一笑置之。

我觉得人要接受现实,但是也要在心中给自己的理想留一席之地。如果一次失败的恋爱把你的真诚和信念夺走了,那么你就变成对方的伥鬼了。只要还有你自己的信念,你就是完整的。

一个人是不是沧桑,在于他如何应对自己越来越丰富的经历。人可以从经历中汲取经验,加深对自己的了解,获得宽广的眼界。但是也要留意,理性和眼界,是用来保护情感,而不是打着“避免伤害”的旗号用来压抑情感。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