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out 7

� 周五晚上照例无心工作,石蕊、猎豹(石蕊的男朋友)、D、W和我打完高尔夫,去一川菜馆吃饭。因为接近打烊,旁边只有另一桌,中国人,两男一女。女生背对我,无从打量。左一小伙着黑框眼镜,打扮中性,沉静;右一小伙身着紫色V字领上衣,打耳钉,目光闪烁不定,不断投射过来。

我问D那紫衣小伙是g的可能性,D说他觉得两个都是。这也是小规模出柜的好处,就是和D讨论一些话题的时候不用遮遮掩掩有所顾忌。看到众人露出好奇的表情,D解释道,说自己的gaydar灵敏度比较高,所以我会时常拿他的判断做参考。接着大家就聊起什么是gaydar来。石蕊说她一直以为gaydar是一种神秘的力量,类似于第六感一样。D说16岁以前,他也不相信有gaydar这种东西,因为没什么任何感觉;后来慢慢就学会了如何通过观察对方的行为举止,去判断对方是不是g。我说我觉得gaydar除了是一种观察力,也应该包括双方的眼神交流。就像石蕊你在街上走,你也能从迎面走过的男生的目光里,判断出他到底是在欣赏你,还是在随意乱瞄。所以D之所以是16岁以后才有判断力,也许是因为男大十八变,终于有人来围观做眼神交流了。

聊到这里D接了一个电话,用的是西班牙语,声音柔和清透。打完电话我揶揄他,说你怎么把自己的声线逼得这么甜美啊。D有点小尴尬,解释说自己说西班牙语的时候就是这样。我不放过他,说你跟牛油果也是说西班牙语,没见你这么甜美过啊。D说,说起这个牛油果,倒是经常开一些小玩笑。但是如果你真的顺着牛油果的玩笑继续往下走,这人就开始紧张起来了——就像有次D去测样品,要关整个实验室的灯,就问牛油果会不会影响其工作。牛油果说,黑灯瞎火的D你该不是要占我便宜吧。D说是啊,牛油果马上就不言语了。

石蕊问我,现在办公室有多少人知道singlet你是g的事实?我说也就是你和D了。老板的话,我不知道她知道到什么程度。今年年初D结婚的晚宴上,大家说起我去年11月周末飞欧洲来回的事情。老板说如果知道是去那么远的地方看望朋友,怎么也要多给几天假的。我说多谢你的慷慨,但是我也只需要一个周末。因为之后我朋友有他的工作,我有我的事情。我讲的是He had his job to deal with, so did I. 旁边的本科小朋友艾草本打算追问细节来着,老板还阻止她,说singlet想讲多少就是多少,这是他的隐私。不过中国人的口语讲快了,经常he she不分,his her乱用。所以我也不知道老板是以为我口误,还是心里明白。至于二姑娘,倒也不介意她知道,只是还没有契机和她说起。

D说他自己以前有一个朋友,不断地试探他——不是追问“你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来给我介绍认识啊?”就是旁敲侧击地说,自己的舅舅就是g,但是一家人都很接受包容之类的。结果这人越是这样,D越是不想讲。因为这涉及一个基本的,对人隐私的尊重。

我们就这样形散神也散地聊天,聊到深夜11点。

PS:其实我应该把这个系列放一放。一则写的太急,很多想法还没来得及沉淀醇化就早早推出来了。二则其实还有些更值得记录的东西——“出柜狂”(偶像语)只是我生活的部分写照而已,嘿嘿。

1 comment to Coming out 7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