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读写

写论文进度缓慢,跟挤牙膏似的。

我不喜欢这种论文的书写方式——“这是一个苹果。那是一个橘子。”但是好像现在也只会这样说明书式的写法——简单粗陋,只求把东西表达清楚,没有办法把汉字以美好的方式组合起来。如果拿做菜举例子,就是一个把原材料一股脑丢在锅里乱炖的厨工,但求煮熟,没法奢谈色香味。

庆幸的是,还能够从中文阅读中获得乐趣,还可以被漂亮的文字组合震撼到。这种乐趣是英文阅读无法给予的。这两年英文小说是一本接着一本的读,阅读速度倒是提升起来了,但是读英文小说的感觉,更像是读说明书,木木地,隔靴搔痒式地——只能看懂在说什么,而没法像阅读中文小说那样,一边读一边在脑海里构筑出一个情景,或者一个具象。

我一直没法忘记,第一次读到《红玫瑰白玫瑰》里那个蚊子血、饭黏子的比喻时,那种全身汗毛立起、触电般的感觉。那年高二,第一次发现汉字原来可以写的这样惊艳,触及灵魂。那种感觉,就像Griffith Frank唱的, “how could I ever forget you, once you have touched my soul?”

上QQ用的客户端是Miranda QQ,小巧,不占用什么内存,还可以同时登陆msn和Fetion。缺点就是只能聊天,不能传文件或者看图片。开始觉得不习惯,后来觉得挺好的。没有花里胡哨的功能,只能讲话,回归到最原始的交流方式上。

听张悬有一段时间。以前是《宝贝》,现在是《关于我爱你》。

总会有人问,“张悬是谁?”

W也问过,还加了一句,“我不了解大陆的歌手。”结果被我没心没肺地开玩笑开了很久——太久了,脾气再好,也难免会不爽。W认真起来,去问了一圈台湾人,发现大家都不知道。于是冲过来说,不知道张悬是因为她不主流,你知道只是因为你自己品味奇怪……

其实倒是真的没对他做任何评判,真的,因为喜欢什么歌手,被什么样的字句打动,纯属个人体验。但是跟他太熟了,太当自己人,难免开玩笑会越界。

我们的友谊,本就不是源于共同的阅读体验,和视听体验,而是生活里慢慢形成的。如果非要追究一个起源,那就是源于走过相似的弯路,面对相似的人生阶段,有着对未来生活相似的打算。

是啊,对书籍影音的感觉,纯属个人体验。不一样是正常的,无可厚非。可是,也正因如此,如果“在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遇到一个刚好有共同的阅读和视听体验的人,那该是怎样的欢喜和幸运?

正如张悬唱的,“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1 comment to 听说读写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