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有两个爸爸

7月1日是加拿大的国庆节(Canada Day),晚上有焰火表演。

在看焰火表演之前,D去书店买了一本书,Dan Savage写的Kid: What happened after my boyfriend and I decided to go get pregnant. 这本书记录了Dan和他的bf如何收养一个小孩,并且一起生活十年的故事。据说Dan Savage他们本来是打算是找一对Lesbian生小孩的,但是后来改变主意,通过open adoption的方法收养了一个小孩。书是99年出版的,据说很成功,以至于时隔十年,还被改编成音乐剧。

等焰火表演的那段时间,D说他之前没想象过结婚,也没想象过有小孩。但是他的丈夫Alex现在很渴望有一个小孩,所以他打算先收集一些材料看。

关于小孩这个问题,我们交换了一些看法。

1、获取途径

D说他不喜欢找陌生女子代孕的方式。否则以后小孩问起自己的来历,恐怕很难接受这个真相——你的两个爸爸想要个孩子,

就去买了一个egg,然后就有了你。

我倒是觉得也还好。一对没有生育能力的异性恋夫妻,不是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代孕么?重要的不是来历,而是你是不是足够关爱他,对于他的降生有没有做好充分准备。gay couple如果想要孩子,那一定是在做了充分准备的。这一点和异性恋夫妇不同——有时候,孩子的诞生对他们来说是一场毫无准备的惊喜。

D说也许会考虑找朋友代孕的方式。

我说如果是关系很好的朋友,相对会比较顺利,没什么好说。否则,要预先考虑到一些问题:比如出现抚养权的争夺问题怎么办?和朋友签买断协议?听起来总是有些奇奇怪怪的。

也许收养相对来说更靠谱一些,但是D并不是很倾向这种方式,因为涉及如下的另外一个问题:

2、血缘关系

D觉得血缘对于自己和子女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比如,他发现自己越长越像自己的父亲,而且也和自己父亲一样喜欢音乐。这种血缘的联系他觉得很难通过收养体会。

我说其实就我所知道的例子。小孩的性情、性格、甚至习惯,细节里总会有父母的影子在。相对而言,基因对人的影响远没有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影响大。

D说另一个担心的问题就是,有一天这个孩子知道自己并非亲生以后,会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而离开他。

我说养一个孩子,对我来说是一种体验,是帮助一无所知的小孩渐渐成长、逐步构建他自己的人生的过程。如果他成长成为一个真诚、高尚、愿意为他人奉献付出的人,那我已经有了莫大的成就感和喜悦。即便以后分离,你对他施加的好的影响,以及这种成长的印迹是抹不掉的——那是一种比血缘更有力的联系。

3、真相告白的时机

D说他打算等小孩开始懂事,也就是12岁前后,就告诉他他的来历。

我说也许我会考虑推迟到他18岁以后再告诉他。小孩在构建自己的独立人格之前,过早地知道真相,或许会因为无法接受而受到伤害。但是对这一点,我并没有考虑的很清楚。善意的谎言和迟来的真相,往往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对此我自己也有体会,所以如何去处理真相告白的时机,我需要更多的考虑。

4、最大的顾虑

D说他最大的顾虑是以后如何回答孩子的种种问题。比如小孩都会问,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自己有两个父亲,而大部分别的孩子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

我说我最大的顾虑是如何防止他们受到伤害。儿童,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他们的世界和成人不一样——他们偏激、扎堆、排外、直白而不会考虑他人感受。我最担心的,是他们在青春期的时候,会不会被其他的孩子嘲笑、孤立和排挤。

聊到后来,天色终于慢慢暗下来。看完这一场焰火表演,人潮渐渐散开,整个市中心挤满了喝的稀里哗啦的十几岁小孩。我们两个三十上下的人,看着身边这群小孩,想着刚刚聊的,各有所思。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