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out 4

第九次是紧接着第八次之后的。那次跟D出柜后过两天,和W。W是我在这里认识的死党,心地纯良,为人谦和,配得上“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八个字。

那天中午一起去吃饭,路上我循循善诱,问他以前有没有遇到过g。他说听说过,但是身边从来没有遇到过,因为他以为g就是比较娘的那种。(这算是主流社会给g创造的刻板印象吧。)吃饭的时候,我跟他说,我之前说的girlfriend,其实是boyfriend……W非常地震惊,说你怎么可能是。但是也就这么接受了,从来没提找个女生试试看之类的建议。W知道我是g以后,从来没有过顾忌和排斥。去东部开会,大家也合租一间,期间,他嚷着脖子疼,就大大咧咧往我床上一躺就让我帮他按摩……有时候想想,会觉得很温暖。

这次出柜感觉还挺特殊的,因为是第一次面对面地跟直人朋友。虽然有些紧张,但却知道没什么好担心的。对于这些好朋友们来说,无论他们是想法比较封闭的还是开放的,他们都是先认识你,才知道你是g这个事实。所以,他们不会把之前对g的刻板印象,往你身上生搬硬套。相反,他们会因为你,而改变自己对g的刻板印象。

第十次是跟另外一个朋友和前室友,YL。当年YL,DD,C和我一起来这个陌生的地方,读书玩乐好几年。之后她毕业、去美国、结婚,三部曲一气呵成,是我们公认的女强人,不过现在看她的blog,已经在幸福生活里退化(进化???)成一个100%小女人了。YL和其他女性朋友(包括我妹妹)的反应差不多,都是觉得我一定经历了一些艰难的日子,希望我能快乐。不过,同样是祝福,YL这种真爱至上的人,给的还是和别人稍微有点不一样:if you ever want a humble piece of advice from me, that will be: go after the true love, no matter who it is.

第十一次是跟M,四月一日那天。因为是愚人节,M一直将信将疑的,以为我在耍他。M也是新一代,想法比较open,所以接受起来也挺顺利的。而且这家伙还有那种直人对g的很强的好奇心,比如会对Gaydar之类的东西将信将疑。有次去吃饭,走出饭店之后,我随口说我觉得那个侍应生有80%是。他一听这话,摩拳擦掌要拉我折回去找那个侍应生问,差点拉都拉不住……

第十二次是跟C,就是那个为了ipad打算出卖我的。那时候出柜的台词开始有所变化,“我之前说的ex-girlfriend,其实是ex-boyfriend。”C作为朋友那是非常的热心肠,我跟她出柜以后,她只用了一天平复自己震惊的情绪,就马上开始四处去打听帮我打听有没有人可以约会,比如做IT的土耳其人,或者因为失恋伤心去西班牙旅游中的加拿大小孩……虽然都不是很靠谱,但是C真的一直在努力。

后来我对之出柜的朋友就越来越多,包括rr、xx、zh……至此,我已经没啥尴尬紧张,平时和W他们插科打诨,聊g有关的话题,就像是在跟人聊早饭吃得是什么一样,简单从容。

有时候想想以前,也会觉得可笑。又不是丢脸的事情,干嘛要对好朋友们刻意遮掩。但还是一时没有想好,何时何地,能最后对父母出柜。不,我不是怕他们不接受;而是怕他们会担心,以为我这一生都没法幸福。所以我在等,等自己确定自己足够幸福,再去跟他们说。

That is it.

1 comment to Coming out 4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