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和D一起离开实验室,本来说只是去cafe买点东西稍微垫一下。结果聊得太high了,就顺便吃了顿正餐。从6点多聊到9点多,聊到后来我的英语都说不利索了。

说到对感情的认知上。D说你很奇怪。正常情况下,人都是在一段又一段感情里犯错误,慢慢学习,才最终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而你好像在第一段感情里就知道自己要什么,该怎么去做。

我说我已经犯错犯了十年啦,从19岁开始在错误的路上摸索和成长,不比你从21岁就开始在正确的路上摸索和成长。30岁,是该清楚什么东西在生命里最值得把握了。

说到ex上。D说跟ex分开的时候大吵,就再也没接触过了。因为吵到覆水难收,难以面对。

我说我和ex会聊。就像上月底,他跟我说自己有了新的bf,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他说如果对方愿意和他来加拿大,两人就一起在加拿大;否则他就做满一年回去。虽然那时候我很生气,但内心不得不承认,他在很认真地考虑将来,在很努力地考虑为感情付出和调整自己的人生计划。在怒气平息以后,看到ex的成长,虽然有些酸酸的,还是很为他高兴。

说到和人接触的模式上。D说自己跟人接触是不设边界的,然后看这种交流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我说我有好几个预设条件,比如不能太情绪化,不能太现实,不能太shallow,要人品好,个性好,有话聊。D说你这种模式很难理解。

我想了一下说,其实这两种交往模式,和自然界的生物繁殖模式还是有的类比的。你的模式就好比昆虫或者鱼类的繁殖模式——他们大量产卵,然后顺其自然。像翻车鱼一次生3亿个卵,哪怕活千分之一也足够种族繁衍了。我的模式就好比狮子或者人类的繁殖模式——一次一两个,但是会精心呵护。这种模式下前期的筛选淘汰就很严酷了,就好比人类50%的受精卵都会在前三周因为复制出错而自然流产一样。

不过我们都同意我很picky就是了。

说到来加拿大的前后。D说他来之前就只是为了在这里做学问,从来没想过会最终在这里结婚,也没想过会真的打算留在这里。我说我来之前也只是为了在这里拿学位,也从来没想过会最终会打算在这里,开展稳定的、看得到将来的生活。

最后D付账,我说AA吧。他说下次你请好了。我说你这倒是很有中国风范。在我们中国,朋友之间,从来不分账单的,hehe。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