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了

出门开会开了一周,在东部。这次开会有二个目的,一是去做报告介绍自己的工作,二是看看有没有有趣的方向用来考虑下一步发展。

报告做的还算行,而且排在开会第一天,做完以后就轻松不少。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去听报告的时间,因为每天睡眠都不够,每个报告会场都有打瞌睡。听下来的感觉,就是自己有两个东西不会:这也不会,那也不会。W同学说他只有一个不懂:什么也不懂。

这样一想不免有些郁闷。本来理想状态下,来开会应该还有第三个目的,就是找合适的Prof聊聊,看看做博后的可能性。可惜准备工作做得不足,没有底气去试。做完报告倒是有教授主动来攀谈的,只是他的项目方向实在是不够有趣。

C同学还想约一起去逛逛,因为没心情一起去只好婉拒。觉得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是比较不好相处的,委屈周围这帮朋友了。

东部这城市到底气象一新,满街都是年轻人,不像西部城市那样都是老人和小孩。路上被C当成g探测器,可惜本人的gaydar实在是疏于练习,不够发达。除非是打扮或者举止特别明显的才能算认出来。

说起Gaydar这个话题,可以看看每日邮报上面的那篇文章Gaydar really existes: Scientists prove gay people are more able to pick out fellow homosexuals。貌似荷兰的这个Dr. Lorenza Colzato还在Frontiers in Cognition上发了一篇论文来着,貌似是说gay分析细节的能力强于对整体的把握。找时间看了再具体说说好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web
analytics Map